东方财富网独家对话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

  Q:对于“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您怎样解读?

  A:货币政策回归稳健,对于财政政策,虽然和去年措辞一样,但其中有同有异,相同在于财政水平相对去年没有大的压缩,去年是一万亿左右,今年是九千亿。去年主要还是上项目,拉高GDP,保增长,今年重点转向调结构,用投资引导宏观经济结构和产业机构的改变,投向重点依然在继续刺激内需上,比如说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包括保障性用房的建设,去年580万,今年提高到一千万的水平,还有对于战略新兴产业的支持上。

  稳健的货币政策在2000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01年工作部署时就提出来,从01年到07年一直执行的都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这中间出现过降息和升息,准备金率上出现过很长时间保持不变,也出现过后期上调,所以稳健的货币政策并非政策紧或松,而是根据当年国情选择具有针对性政策。目前中央要求把防通胀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上,这样的货币政策相对10年是在趋紧,但这样的趋紧又不是猛烈的收紧。根据目前各方透露的情况媒体公开报道明年M2定在16%,新增信贷定在七万亿左右,相对去年这样的目标只是轻微转向,谈不上紧。根据我们预测,今年M2可能在18%—18.5%之间,新增信贷在7.9到8万亿之间,明年如果执行到位,M2要下降两个点以上,信贷要少将近一万亿,这是收紧,但相对目前通胀来说算不上非常紧。

  Q:目前我们已经进入加息周期吗?

  A:是的,这是共识。

  Q:这轮通胀的原因是什么?

  A:通胀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个是我们连续的反危机的超量货币供给,不仅是中国,全球如此,这是这轮通胀最大的背景。在此情况下,中国用工紧张情况再次出现,在物价已经出现上涨的情况下这意味着下一步工资会有提升压力,劳动力成本提升是这一轮通胀非常重要的原因。还有供给方面的减少,从今年开始主要杂粮涨价,来自于上年显著的减产,比如说绿豆、大蒜、棉花等。还有房租指数,这与我们今年开始房产调控之后,成交量下降,而进入城市的人口没有减少,供需失衡导致房租快速上涨。因此既有劳动力成本推动,也有供需不足造成物价的上升。

  Q:明年宏观经济风险在哪?

  A:主要两个方面:国际背景下是美元汇率变化。如果美元保持弱势,只要汇率指数不高于85,目前政策选择就没有太大风险。但如果美元汇率出现变化,出现很快速上涨的话,突破85,持续上升,则需对现行政策重新检讨。第二个风险来自于对于通胀,至少从政策取向来看还是温和的,就是说认为通胀不算高,依然还是温和通胀。通胀是否温和并不取决于三获四这样一个数字,而取决于经济主体行为表现是否正常。我们在目前4%左右的CPI涨幅下,经济主体行为出现显著变异,能囤的在囤,不能囤的也在囤,这样的通胀表现不能轻视。而全球其他新兴经济体,它们的通胀水平很高,CPI涨幅在7%,甚至14%,但经济主体表现正常,即便数字高,通胀依然温和。考虑到目前经济主体行为,对目前通胀可能的风险还是需要保持高度关注。我们正处于提高工资大的背景下,跟以往情况都不一样。

  Q:抑制通胀的措施有哪些?

  A:控制办法就一招,把货币牢牢控制住,把经济增速适当回调,才足以促使通胀回调。其他办法都可能事倍功半。

  Q:控制住货币具体是指什么?

  A:信贷限额管制、准备金率依然要调。考虑到我们准备金率高达18.5%,不断趋近全球其他国家的极限,韩国最高在23%。越来越接近这个水平,意味着我们必须要找到新的流动性管理手段,如果找不到,可能还是要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