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财富网 | 视频首页 | 返回
精彩图片
文字实录
长江商学院项兵:以全球应对全球

  项院长,您好,很高兴您能在百忙中接受我们东方财富网《会见商学院》这个系列访谈节目的专访。

  如果关注过长江商学院这几年的发展的话,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脉络,长江走得一条与其他比较多的商学院所有差异化发展的方向,包括您个人也提到,我们长江是要培养军长、司令,我们培养的是帅才。所以说比较多的商学院是职业经理人,企业高管,而长江走的一开始定位就是培养中国顶级企业家。那么这么一个战略高度的定位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嘉宾:其实当时创办这个学校的时候,就曾经提出过十年成为世界十强。

  主持人:十强,对。

  嘉宾:这个背景到当时2001年02年。

  主持人:所以您提出来非常诧异。

  我们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有信心

  嘉宾:当时说出来世界十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是一拨疯子,这怎么可能呢?当然我们确实做了一些考虑,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有信心,中国经济的崛起是我们最大的杠杆,中国政府确实给了我们很多很多的支持,基金会的财政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也确实做了一些思考。第一,长江的特点是有基本面的一个学术机构,不是一个培训公司,学术机构有几个特点。第一,一定要是教授职衔,公司有个治理问题,学校也有个治理问题,如果不具备教授职衔这个治理结构的话,你要想吸引世界级的教授加盟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一个教授治校的学校,不是行政治校。第二点,国人经常有误解的地方,说学校办学校是不是挣钱。第一,长江是个非盈利机构,是李嘉诚基金会全资赞助的。同样重要的,大家意识到,几乎所有的顶级的大学都是钱砸出来的,都是挣钱的,想挣钱的教育机构是不可能成为世界级的,至少过去都没有过。所以好的学校都是钱砸出来的,斯坦福是钱砸出来的,哈佛也是钱砸出来的,如果我们办学的目的就是想去赚钱,我敢保证你不可能成为世界级的教育机构。所以这一点,我们确实是有这个支持,因为有李嘉诚基金会的支持,使得我做任何事情和我的同事是真正为中国打造一个像斯坦福,像哈佛这样一个优秀的教育,伟大的教育机构。这是第二点,不能想着挣钱,不能以挣钱为目的。这个要么国家出一大笔钱赞助你,要么像李先生这样出一大笔赞助你。中国目前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必须挣钱才能活下去,你怎么才能成为伟大的教育机构。

  长江商学院以学术研究为中心

  第三,就是学校都是以学术立校的,所以长江是以研究为中心的,斯坦福成为斯坦福实际上是学术在全球的地位,没有学术的学校就不是学校。所以长江必须有一批属于自己的,全职的,辞掉斯坦福,辞掉沃顿,辞掉耶鲁,所以他的学术成果是我们长江的,他在全球最顶级的学术杂志发表的文章署名是长江的,是长江给学术界的贡献。所以必须有自己一批百分之百产权的大牌教授。

  主持人:其实聊到这儿,我很自然我们过渡到下一个问题,您刚才提到两个目标,第一个十年成为世界十强,第二个教授治小,必须有一流的教授成为长江产权的教授,其实这些教授的话,这么多年我们也看到大量的他们从耶鲁,从哈佛、沃顿等等回到我们长江,所以说我的一个疑虑,您是怎么说服这些一流的教授放弃美国那么优越的学术和生活的环境来到长江?

  嘉宾:其实难度最大的就是吸引和留住这些世界级的教授。

  主持人:对。

  嘉宾:刚才说的这三点,都是吸引他们的一个先决条件。为什么要研究为主?因为这些教授他要想自己的个人价值得到提升,他到了长江以后,他的学术成果扩大、发展,比如说陈予新在纽约大学是副教授终身的,到我们长江呆了两年,给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市场营销全球NO.1,以讲座教授的身份挖走,长江作为一个平台就深具吸引力,到了你这以后继续做研究,个人价值空前的提升,有可能吸引一批世界级的教授加盟。学术这块是实打实的,顶级杂志发表的文章一看有没有长江的署名,硬指标。所以这个顶级的学校不是排名,不是认证,这是硬工夫。

  嘉宾:所以长江从教授队伍这一块,到明年7月1号我觉得我们做40、45甚至到50个,这也是我希望我们管理七大学科,我可以非常自豪地说,比如说我们的金融可以进世界十强没有问题,我们的会计学世界十强没有问题,我们的生产物流这块世界十强没有问题,甚至世界三强、五强没有问题,我可以四个学科进入世界十强,亚洲绝无仅有,这个真正的学校诞生了,这叫学校,我不是培训机构,非常重要,我是学校,这是长江和N多机构最大的不同之处。

  主持人:目标的话是硬碰硬,前十强比拼的结果。

  嘉宾:顶级学校看顶级学校首先看的是教授,九段,全都是九段,不需要评估,不需要认证,不需要任何集团。

  主持人:其实从建校伊始您作为创办院长就制订了长江差异化的发展战略。

  嘉宾:十年的作战计划,343,3年、4年、3年。

  主持人:所以业内对您,比如说商学院战略的教育家、洗脑教授各种各样的称呼。其实我们回头来看,从一创办的话,您就提出了一个取势、明道、优术的长江发展的核心的理念,直是贯穿至今的。就是把这个完全中国化的一种战略思想嫁接在一个西方文明为基础的这么一个商学院的教育之上的话,当时您是怎么会想到这个的?

  嘉宾:当时比如即使我有了60名世界级的教授,那你怎么和斯坦福去竞争,怎么和沃顿去竞争。如果你进入世界十强,你看世界十强的单上都是谁,你把哪一个打掉容易吗?所以如果没有颠覆式的思维,大风流的创新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个挑战这和我们华为身为主流行业,主流市场的主要玩家之一挑战是类似的,因为这个行业不是一个非主流行业,是斯坦福、哈佛绝对不会放弃的,志在必得的一个学科,所以我们做了很多差异化的思维,地学会从月球看地球,只有从月球看地球,你才有大风流引领式的创新。

  主持人:这也是项院长非常颠覆性的一个观点。

  嘉宾:是这样,因为从1840年到现在,我们国人相当多还是习惯于西方高高在上,我们低低在下,如何把西方的东西用在我们中国,和中国的实践相结合。所以差异化是第一,国企、民企、跨国三类不同的企业如何在中国这个快速变革的市场进行竞争和合作,这叫CHINA BUSINESS,在中国如何做生意,说俗了一点。这一块我们认为我们是王者,所以这么多顶级的企业家,国企、民企、跨国公司选择了我们长江,原因之一是更好的把中国的生意做好,这是第一块,这是我们的镇山之宝。那我们在第二个差异化就研究,中国和印度的企业在未来五年到十年,一步一步走向全球,就是我们走出去的一种策略。同时,他们要学会整合全世界资源,如何在中国市场进行竞争。所以我讲的另外一个理念就出来了,叫以全球应对全球的打法。不是中国足球队的打法,是皇马、曼联、巴塞罗那的打法,集世界之大成,把全世界都看成是你的,忘掉你是个中国企业,有时候有必要忘掉你是个中国人,集世界之大成,把全世界都看成是你的。那这一块那好,中国和印度的企业如何走向全球?中国的企业如何整合全世界的资源,仅仅是在中国市场进行竞争,也要整合全世界的资源。即使打淮海战役这一仗,我要集中全世界最优质的资源,所以这个新的打法,这个对世界500强的老总吸引力很大,他们必须了解中国和印度的企业作为新的革命支柱,在未来五年十年他们是如何革命的。N多行业的版图有可能一个根本性的改变。

  主持人:改变和重新的划分。

  嘉宾:所以世界500强的董事长、总经理到长江来念书,参加培训,不是学会在中国如何做生意,他们要了解的是中国和印度企业的崛起对世界各大行业的影响。只有一家商学院做到了,世界500强的老总到这儿来念书,这就是我们的致胜法宝之一。

  致胜法宝之二,跨国公司,以前我们中国只是一个制造基地,加工中心,现在是最大的市场,至少是之一。将来也会是创新中心之一。因为中国在全球这一盘棋中地位根本性的变化,是跨国公司做出新的一轮调整,更好的整合中国资源,形成他们的以全球应对全球。这是第三大部分,你看我们这个创新三个盒子的创新,我们都是全球引领的,不仅可以服务中国的社群,我可以做韩国CEO班,印度CEO班,(23:03)世界500强的老总做培训,将来会有一系列类似的课程都会开的出来。

  主持人:这样真正一步步走向了世界。

  嘉宾:不仅是走向了世界,我把金字塔的顶层做下来的,所以只有一家商学院目前为止能有这么多经验的,长江做到了这一点。打法的核心就是与创新体系有关。

  我们把商学院的逻辑也拓展了,在美国的发达国家的商学院他们考虑说,我MBA,工资从十块钱涨到二十块钱,比如说,这就翻了一倍,这回报率最高的,全世界最好的MBA项目,其实如果我们培养的对象不仅是MBA,还有中国企业乃至全世界企业的领军人物,为这些人考虑的问题,要远远超越他们自己工资的提高,他们必须担负更大的社会责任,他必须考虑如何营造我们所谓的和谐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如果商界精英到我们学校学了新的东西,掌握了全新的理念,如果这些人仅仅考虑的是如何把我们家的财富到空前的高度,那商学院成了社会不稳定的一个源泉了,你知道我的意思了,贫富不均情况不是更严重吗?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不仅是长江商学院,在全新兴市场范围的商学院都有这个责任,为和谐社会的构造贡献自己的力量,我们必须要问为什么做什么,不仅要涉及到如何做生意,把生意做好,这是不够的,要问为什么做生意。所以做生意仅仅是为了发财致富,光宗耀祖,那我们会持续出药品安全、食品安全问题,这个实在是太狭隘了。还有,有了财富以后,是为了给自己创造更多的特权,还是给社会打造一个更为公平、公正的环境。所以说如果这些精英的价值取向出了问题,那对和谐社会的建立不一定是有利的。所以我们关注了整个财富循环,为什么做生意,如何做生意。有了财富以后你怎么办。所有长江人发自内心的自豪,因为我们长江代表的不仅仅是把自己的工资翻了一倍,成为社会建设和谐社会建立一个积极的、正面的参与者。从去年起,EMBA学员必须在他们学习期间做六天的义工,你以前在哪儿做义工我们不管,进了我们学校必须做六天学校指定的义工,作为院长本人也必须做六天义工,这也是全世界第一家商学院这么要求的,就是你不仅贡献你的财富,同样重要的,更为重要的是贡献你宝贵的时间和管理经验。这样各阶层之间有个充分的交流和沟通。

  主持人:所以说谈到人文课程的话,就是说就像您讲的,我们04年就已经开始了,包括EMBA的一些系列国学的经典课程。

  嘉宾:国学西学系列。

  主持人:儒家思想的善和道家的美,就是说您领导的长江商学院就是把中国传统文化很多精髓的东西嫁接到这种西方体系的商学院角隅种,在这两者之间,您觉得这么多年的实践过来,您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嘉宾:长江的一个特点,就是要把全世界的精彩,人文的沉淀,管理的沉淀,尽可能介绍给我们同学,要向贤哲学习,有时也要向西方文明学习。所以我们是个全球的,西学、中学我们并重,同学们学完了以后,他们如何和自己的管理实践结合起来,那是他们自己的造化,所以学校提供了一个平台,把大师们都给你请进来,有机会开个天窗,拓展一下视野。因为我们过去过于重视科技,科技的重要性是无可置疑的,但是如果过于重视科技而忽视了其它,就犯了全国炼钢的错误。

  主持人:就像当年四个现代化一样,科技第一位。

  嘉宾:科技的重要性是无可置疑的,我也讲,比如说美国GDP82%都是服务业,高盛可以不需要拥有核心技术照样可以成为世界顶级的商业机构。所以科技的重要性是无可置疑的,但我们必须重视人文,重视伟大机构的打造。从这点来讲,我们通过这些课程的引进,拓展了同学们的视野,因为面向未来的话,要整合全世界的资源,最难管的是人,要是没有深厚的人文底蕴的话,你能驾驭全球最顶级的管理人才的概率不是特别大。第二,N多的创新不一定是来自于科技,科技是一个轮子,人文是另外一个轮子。像西方的文艺复兴和启蒙,给社会带来颠覆式的变革。

  主持人:项院长,我现在聊一聊近期和整个国际经济和国际金融局势有关的,因为我们看到这几天欧美股市波动的非常非常大,然后对年轻中国的金融行业的话潜在也会产生一些影响。其实我们国家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之间我们都有一个愿望,要建设一个金融的强国。事实上在建设金融强国的过程中,我们会发现一个非常致命的一个缺点,就是人的缺口。而长江我们的金融学这方面,就像你刚才非常骄傲地宣布,我们已经进入世界前十强。

  嘉宾:学术能力进入世界前十强。

  主持人:我想在人才培养方面长江是责无旁贷,我们金融这方面,我们的学科特点是什么?未来发展会怎么样?

  长江金融学科的特点

  嘉宾:金融这块我们学校是高度重视的,这也体现到,为什么我们在学科打造方面,生产和物流、供给链这块可以率先进入世界十强,金融学科也能进入世界十强,就是我们重视中国第一是个制造加工,所以制造很重要,就是金融这一块。从我们这块来讲,我们有EMBA的金融班,希望培养高端的金融人才,我们有金融的MBA班,不脱产的,第一个不脱产的项目就是我们FFBA,就是金融MBA。从我们这一块来讲,我们希望不仅我们的教授很优秀,但我希望长江的习惯性的战法是把全世界优秀的管理培训资源都整合起来,比如我们和哥伦比亚大学的合作,我们伦敦商学院的合作,将来和剑桥的合作,这样使得我们的学生不仅在中国学到我们这批教授的一系列精彩的见解,同样重要的就是到了纽约,石成金我希望到哥伦比亚教授,和哥伦比亚整个平台提供一些好的东西,也能被我们学生吸纳,这样为我们现在的金融界的领军人物,包括未来培养一批人才。但是在未来必定我认为中国要真正成为全球的金融中心影响力之一的话,那我们还需要以全球应对全球的打法,来集中全世界的人才为我所用。.

  主持人:现在我们回到商学院本身这个行业一个话题,现在因为国内MBA、EMBA热是持续升温,所以市场规模也是越来越大,同时另外一个问题,现在在商学院之间竞争非常激烈,比如学科设置的同质化,生源,而长江始终是差异化和策略化是独树一帜的,那么在您看来,商学院未来发展如何在激烈竞争中避免同质化倾向,中国商学院能够做出自己独特的一些东西?

  嘉宾:我觉得我们的竞争很少,我们最大的竞争是教授这块,教授这块竞争主要和世界十大、十五大商学院,和他们过招、拆招,和斯坦福、和MIT、沃顿这些学校争抢全世界最优秀的教授。生源这块,我们生源应该不是个问题,应该这么说,所以我们之所以能做成这样,原因之一和我们的差异是息息相关的,我们刚才谈的N多的创新使得我们学校与众不同,不仅在中国与众不同,我到了伦敦,我到了纽约也是与众不同的,所以我不会和你头顶头的竞争,你做ABC,我可以做EFG出来,就是我说的一片蓝天,N多东西值得你去做。比如说我到了纽约,我到了伦敦,我有世界级的教授,这一点我是个学校,很重要,我不是个培训机构,世界级的机构。第二,对中国的研究是全球引领的。第三,我有影响力最大的校友会,不仅在中国,你看我们韩国CEO班,中日CEO论坛,明年我们在开拓东盟,东亚我希望我拥有最具影响力的校友。美国顶级的企业、领军人物他们的高层对东亚有兴趣的,欧洲对东亚有兴趣,可以到我们这儿学习,要更好的了解中国和印度的崛起对全球影响到我们这儿来学习。这个市场非常之巨大,所以我和任何学校不竞争,我和你美国任何顶级学校不竞争,因为我这个能力是你不具备的。

  主持人:独特的一些优势。比如说刚才您讲到,比如说我们海外这些策略的话,大家都知道今年9月份长江在英国,在伦敦。

  嘉宾:欧洲办事处。

  主持人:欧洲办事处正式成立,并且举行了盛大的启动仪式。那么这个是不是就是意味着我们走向世界的话比较扎实的第一步?

  嘉宾:应该是这样。我第一步我就进入美国和欧洲主流市场,我如果在美国和欧洲的主流市场站不稳脚跟,我何以能成为世界级,我何以能进入世界十强。所以我必须把主流市场拿下,我第一步进的就是纽约和伦敦。所以我们会在纽约和伦敦大有作为,开出最具影响力的也许是最贵的课程。

  主持人:谢谢项院长。

> 往期回顾
从对舶来品的学习到发展壮... [详细]
立足南中国 力争全亚洲,... [详细]
立足广东面向世界,中山大...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