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财富网 | 视频首页 | 返回
  • 周林:国富?民富?全民造梦
  • 许小年:税过你的房
  • 邹平座:中国特色下 如何改革谁做主
  • 彭文生:要大力推广房地税
  • 潘英丽:救市先救心
精彩图片
文字实录
李迅雷:中国经济三季度见底

  主持人:东方财富网的网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观点》,我是张帆。近几个季度以来,中国的GDP增速持续下滑,CPI指数也创下了两年多来的新低,这不但体现了居民消费指数的变化,同时深刻地反映了实体经济疲软。GDP和CPI同创新低引起了市场人士的高度关注:中国经济到底是周期性的减速还是正在步入衰退。与此同时,中国央行及时作出了反应,三年多以来首次降息,紧缩的货币政策呈现微调。本期《观点》,我们将就中国经济的现状、货币政策变化的影响,以及中国经济转型发展中政府的功能等,专访海通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先生。

  主持人:6月初的时候,您曾经准确的预测说降息的话可能会提前,结果的话就6月7号央行启动了近三年多来首次降息,那么这个经济一方面实体经济一方面疲软,另外的话央行用降息来启动相对那个银根一种放松,是不是意味着比较偏紧的货币政策要向宽松的方面进行转换?

  货币政策由紧转松?

  李迅雷:这个应该是毫无疑问的啊,就是因为今年以来的话呢,已经实施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6月份又是降息,那么首次降息啊,应该说呢,应对经济下滑政策它必定会有一个预调微调,包括财政政策等今后可能还会继续再出台吧。

  主持人:那么您是觉得是接下来是微调还是完全从偏紧向宽松进行转

  李迅雷:我觉得还是微调,因为整体来讲的话,这一轮的经济下行持续时间是比较长了,它只不过是在这两个季度才速度有点儿加快,在过去一年当中的话,它其实下滑的速度并不是太快,现在既然破了8了,可能会引起决策层它这个警觉。

  主持人:那么破8的话,你觉得是对决策层而言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个情况吗?就是说真的他们觉得破了8了以后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吗?

  GDP破8的担扰

  李迅雷:这个倒未必,因为今年的GDP的增速是7.5%,而我们十二五规划所确定的每年GDP增速是7%,所以这两个来讲的话都是在目标之上的,没有理由特别的担忧,只不过所谓担忧的话就是它的下滑势头有点儿过快了,这是一方面,第二方面来讲的话,就是个别地区它的经济增速的下滑尺度可能是超预期的,比如说像东部沿海地区,江浙一带,广东,这个就是作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经济下滑的势头可能比预期的要低,比如说已经公布的一季度广东是7.2%,上海是7%,浙江也是7%,这样来看的话,我们不仅是担心要破8了,而是要破7了。

  主持人:那么就是偏紧的货币政策执行2年多的时间了,在抑制通胀这方面的话您觉得的话它效果到底是怎么样的?

  抑制通胀初显成效

  李迅雷:应该还是起到一定的作用,因为我们看到像存款准备金率它是连续的上浮,现在最高到21%,那么这样来看的话,在各个国家的货币政策当中,它算是收紧的力度是比较大的,那么对于抑制通胀也起到的作用,像5月份的CPI是3.0%,6月份的话我估计大概只有2.4%左右。

  主持人:2.4%那就跌的更多了。

  李迅雷:哎对,所以说这样的话货币政策就没有必要再进一步收紧了,放松也是预期的。

  主持人:我们看到北京、上海一线城市房价其实本质上没有什么真正的下跌,只是抑制没有再上涨,当然可能有一些二、三线城市房价会有一些下跌,大家的话如果货币政策相对比较偏松以后,很多人会担心房价暴涨会不会马上又卷土重来?

  房价会暴涨吗?

  李迅雷:应该说呢,就是货币政策放松啊,它的背景来讲的话就是其实我们的经济处于一个下行当中,而这个下行的话,在我的判断是三个周期的下行,一个是长周期的下行,也就是叫建筑业周期,第二个话中周期的下行,就是投资周期的下行,第三是库存周期的下行,在这三个短中长三个周期同时下行的情况下面,你没有必要来担心通胀问题,通胀今后还是会有的。通胀主要原因是我们过去十几年当中我们货币超发引起的,而这个货币超发现在还处在发酵阶段,这是难以避免的,至于房地产来讲的话,我们目前的调控,虽然还是采取限购政策,但是他还没有推出一个房产税,我觉得房产税才是最关键的,就是来抑制房价最关键的一个工具,所以说前期虽然调控是比较严厉,但还没有足够严厉。

  主持人:但是北京,上海和重庆不是已经推出房产税了吗

  李迅雷:它只是个试点,但这个试点力度还是不够的,它对规定第几套房子或者多少平方米以上,关键是对增量的部分进行征税,而真正房产税是普遍的,你只要面积超过多少就要对你征收。

  主持人:就像美国一样,每年的话你固定就要交房产税。

  李迅雷:对对,所以这方面的话我觉得我们房地产调控政策还是比较温和的,这是第一方面,第二方面我也不担心房价出现暴涨,因为我们的货币已经收缩到M2增速已经收缩了,所以从长周期角度来讲,房价应该也是处在下行周期当中,当然这种下行的话它不排除下一轮周期会继续创新高,因为这是由中国的城市化率水平比较低所决定的,由于我们的人口迁移还远远没有完成所决定的,因为我们整个人口是从西部地区、中部地区往东部地区迁移,这样的话会增加东部地区的人口数量,大家住房需求还是很大的。

  主持人:相对应比较多的人都居住在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而这边土地可能只占中国的十分之一。

  主持人:近期除了央行在货币政策上的微调以外的话,其实大家另外比较关注的一个就是会不会有新一轮经济刺激政策的一个出台,我们也观察到4月份和5月份国家发改委密集批复一大批待建项目,包括像产能严重过剩的钢铁业,因为也批了两广钢铁项目投资是1400多亿元人民币,虽然官方否认了民间称之为4万亿2.0版的说法,但是的话给人一种感觉投资拉动型的经济增长方式好象又卷土重来了,对此您怎么看?

  不是四万亿2.0版

  李迅雷:我觉得不完全是这样啊,首先来讲的话,我们的投资的多少看看我们的今年的财政预算就知道了,今年的财政预算增速也就是30%左右,这个是今年年初就确定的,你这些投资项目应该还是在财政预算之内的,那么还有很多项目,实际上发改委它负责审批,它不会出一分钱的,包括宝钢湛江项目,跟武钢的防城港项目,不是国家财政出钱的,第一方面。第二方面的话,这两个项目如果要上马的话,估计要等到2014年去了,因为审批之后还有一个规划的过程,还有个筹资的过程,这个过程投下来的话,今年肯定是上不了的,明年我估计也是作为前期的准备阶段,真正的这方面投入可能要等到2014年,它其实也是预调微调的结果,总体来讲这轮投资还是以一些节能环保,民生,社会服务这些项目为主,包括像水利建设等等,像铁路啊等等这些项目。

  对内需的新认识

  李迅雷:这里面要分,我们讲的内需主要是消费的内需,其实投资也是一种内需,一种大的内需,那么这个消费来讲的话,其实我们消费是被低估的,对GDP贡献来讲的话,消费其实是超过投资的,当然具体的话我也专门写过报告题目就叫《中国经济结构存在误判》,误判里面就是投资里面有跑冒滴漏,它有虚报,它有回扣,所以说我们投资是要被低估的,当然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的话,我们投资问题当中就是政府主导、政府驱动的投资,这是投资的第二个问题。中国的城市化率水平还是比较低,我的估算是50%比国家统计局高出4个百分点,即便是55%它还是偏低的,它还是处在日本的50、60年代的水平,这样的话我们看看日本当初它的投资驱动的模式一直持续到70年代中期,也就是持续到它城市化率达到78%的时候,它才从投资驱动转化为创新驱动,所以投资增长的模式是会持续下去的,核心问题要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就是要由政府驱动变为民间驱动,由政府投资为主导变为民间投资占绝大多数。

  主持人:如果民间投资占绝大多数的话,这里面也存在一个大家长期都谈到的一个问题,现在很多行业特别是垄断行业的话,其实对民营资本来讲存在行业壁垒,在这方面这些年一直在谈,一直在谈,但从民营经济本身来讲,似乎这方面国家政策方面真正突破并不多。

  利益主导 民营经济困境依旧

  李迅雷:对,突破不多的原因关键还是利益,就是这个利益的话呢,我们政府部门也在说我们要进行转型,是吧,由一个政府主导的,由一个经营型的政府变成管理型、服务型的政府,是吧,但问题在于我们央企在过去十年当中它是成长非常快,它好象越做越大,它的净利润所占的比重也很高,这关键就是与民争利的现象,因为它有垄断性,然后的话它又有权力,所以他要与民争利,但是目前我们发现一个现象,它的利益在下降了,他利薄了,铁道部门负债2.4万亿,去年这个(行业)是全面亏损,那么像电力部门它也是亏的比较多,那么石油、石化部门的话,它虽然还是挣钱的,但它由于石油价格涨价炼油亏损,他这方面利也在减弱,电信部门也是受到我们网络的新媒体的冲击,是吧,所以说等等来讲的话,在利趋于薄的时候,它也难以支撑了,所以它要寻求民间资本的替代,所以我觉得第一个,也是政府在逐步的转型,第二个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发展到这一阶段它要逼迫国有股权,国有企业逐步在竞争性行业的退出。

  主持人:是。起码应该提供自由公平的竞争环境,一方面到了这个时候国家一方面希望民营经济有所作为,但是民营经济就会感觉到希望我们有所作为,但是你又设计那么多行业壁垒和很高门槛,很多行业至今没有介入的机会,其实这个我想一定是要打破的。  

  主持人:您判断的话三季度见底是基于怎样的考虑,因为近期出台包括PMI指数看起来都挺不乐观的。

  经济将在三季度见底

  李迅雷:首先来讲的话,见底与否,现在讲的见底是一个短周期的底,也就是一个库存周期,就比如说像我们现在还在经历去库存阶段,所以经济会继续探底,为什么叫去库存呢?就是说企业定单少了,那这个时候企业就不敢再扩大生产规模,它要压缩它的生产规模,它要把之前的定单用存货去消化,这样的话去库存。

  主持人:资金的回笼。

  李迅雷:到了去库存到一定阶段的话,政府也开始担心了,经济下滑太厉害会影响到就业等等问题,所以它开始刺激经济,然后降低融资成本啊等等,这种情况下面的话,企业就感到需求又开始增加了,那么它就会增加它的投入,那么就是从去库存变成补库存阶段,我的判断就是第三季度就应该是见底了,第三季度短周期见底,但这个见底之后,我们经济还是处在一个中周期的下行阶段,所以说它还是难以有一个大的起色,也就是说今年经济即便能够拉到8%,明年估计还在8%左右徘徊,也就是一个大写L型的走势。

  主持人:谈到转型,谈到调结构、结构的创新那,等于是中国经济现在大家都感觉到是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了,十字路口况且的话现在前景未明,其实的话包括我们政策面的话有时候给人感觉到方向来看的话,方向也不是非常非常清晰的,那么您作为一个专家,您个人的感受中国经济接下来大概方向是怎么样,另外的话目前其实最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十字路口的艰难抉择

  李迅雷:首先来讲的话转型的过程其实是一个比较缓慢渐进的过程,大家虽然感觉非常慢,但实际上它也是在转,一个转型需要的时间可能是十年时间,十年分配到每一年转的是一点点,所以这样来看的话,我觉得中国经济其实是在转型,而这个转型的话也不是从今年才开始的,之前的话其实也在转了,但这个转的过程当中,不是以非常合理公平的方式,比如说我们的消费已经是占GDP当中的主流了,按照我的算法是超过投资的,但是在消费里面的话,畸形消费非常明显,就是奢华消费啊,比如说像奢华的轿车,奢侈品等等消费,高端消费、旅游,出境游这种消费占的比重比较大,增长快,但是像低端消费的话是非常平稳的增长,这个确实是不太合理,但是你不能否认它已经是在逐步在转型,所以说下一阶段我觉得我们政府呢,它应该推的就是加大加快改革的力度,所以鼓励民间投资这是产业政策,货币政策就是利率市场化、人民币国际化、汇率制度改革,财政体制改革方面就是定位于政府职能的转变,就是今年来讲很大一部分投资财政项目支出他就在于民生方面、社会服务方面,这些转变如果跟去年比的话有一定进步,但跟过去十年比的话它又迈了一大步。  

  主持人:从2011年到2012年这也是在近几年中国经济比较特殊的一个时期,持续的经济增长的下滑现在目前的话这种狼来的说法又有点儿甚嚣尘上了,有些学者包括海内外的学者认为中国经济硬着陆这次是不可避免,可能对于中国来讲的话,在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经济缓慢见底即将回升的时候的话,对于中国这样新兴市场可能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对于这种论调、这种观点您持什么样的态度?

  中国不会硬着陆

  李迅雷:经济软着陆、硬着陆有一个很有代表性的标准,就是看房价。房价大跌就硬着陆了,房价如果不大跌就应该是软着陆,所以说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标志,说明现在经济完全是一种软着陆,关键在于软着陆之后,我们该怎么做,这是一个很大问题。目前来讲的话,为什么老百姓的抱怨比较多,就是企业家抱怨比较多,企业家说我民营企业没有机会,没有投资机会,我成本又很高,税收又很高,老百姓说你看改革开放30年,我的收入怎么越来越少了,物价那么多,M2已经达到90万亿了。

  主持人:但是到我口袋里面的钱没增加多少,这好象是比较普遍的民间怨声。

  李迅雷:这个民间的怨声实际上归纳到一点的话,就是我们的收入分配制度跟我们的财税制度就这方面的话,我觉得这两大制度也是相关的,怎么来改,就是我们收入二次分配,就是我们现在目前的老百姓的抱怨声很大,根本的原因是在过去十年当中,我们的M2的增速,货币供应量增速在18%左右,但我们收入增速只有10%左右,是吧,那么你远远落后于我们货币的扩张,所以说你的财富,你的货币,你的钱无形之中就被贬了,而且我们最主要的是我们在公共产品的提供上面是短缺的,公共产品最主要是三个,就是医疗卫生、教育和社会保障,这三个方面的话,非常短缺,所以老百姓很多钱都是花在教育上面,花在医疗卫生上面,有很多农民就是一旦家里有一口人得了重病,全家都要拖垮,我们社会保障体系在过去这么长时间以来为什么迟迟没有建立起来,没有给中国13亿人口一个比较合理的稳定的

  主持人:社保体系。

  李迅雷:对、对、对,这方面还是比较缺乏,这就是我们可以容忍GDP增速放低,但是我们应该把我们的社会保障,把我们收入水平更加均衡,把这些事情要做好,这样的话我觉得社会增长才是可持续,老百姓幸福感就可以进一步再增强。

  主持人:就像您讲的现在应该是告别GDP崇拜,而去关注人民的幸福指数。

  李迅雷:对、对、对、对。

  主持人:好李总,我们今天非常愉快聊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来谈一谈就是广大投资者非常关心的股市,因为股市这几年的疲软尽人皆知了,虽然把它称之为实体经济的晴雨表,但是在中国资本市场的话其实广大股民根本不认同这一点,因为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但这几年股市如果回到十年前看,其实指数根本就没有涨,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现实了,因为有一种说法股市会先于实体经济6个月比如说见底或者启动,有这么一种说法,其实这个对照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其实这个说法你去看一看的话是挺准的,那么现在的话,您比如说短周期的话比如到三季度见底或者怎么样的话,我们现在倒退来看的话,目前股市现在这个指数的情况的话,你觉得和实体经济关联度大吗?

  股市会反映未来的信心

  李迅雷:还是有一定的关联度,因为关联度主要是还是反映了未来的信心,就是我们中周期还是在下行当中的,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的话我也觉得作为投资来讲的话,恐怕估值还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虽然趋势是决定你是否在短期内可以获得利差,但是对于长期持股者来讲,目前确实股票是处于历史性的估值低点。

  主持人:您指的历史性的估值低点那就是跟1664差不多吗?

  李迅雷:对,跟当初的1000点或者是到08年1664,应该是还是差不多的,当然另外一个要提醒来讲,不是每一个股票都是估值的低点,不是每一个股票都有投资价值,这里面的话大部分股票估值水平跟国际比较的话还是不便宜,就是因为我们毕竟炒新、炒小的散户理念还是比较强,另外来讲的话,我们目前市场大家还要清醒认识我们还是一个散户市场,机构投资者基金在我们市场上当中所占的比例太低,07年占比达到30%,那是一个历史最高,之后一路下行,这个时候的话,我们投资里面存在很多非理性的因素,估值方面存在很多的偏差,同样A股和H股,A股跟B股之间价格的差距性这么大,这肯定不是一个成熟市场的表现,所以说大家在看清我们股市具有历史低点的同时,也应该认清我们目前不少股票估值水平还是偏离了价值中枢。

  主持人:您觉得哪一个板块估值是非常合理的,蓝筹?金融、地产?

  李迅雷:现在来看金融、地产估值是偏低的,还有周期性行业里面,包括像家电啊,像资源类的,可能就大市值股票,因为我们是散户市场,所以大的东西不愿意炒,不愿炒的话就导致估值水平反而低了一点,但是呢,投资从真正来讲,未来经济增长的看好的行业的话,恰恰也不是这些行业,而应该是比如说像交通通讯啊,医疗保健啊,教育啊。

  主持人:消费。

  李迅雷:消费等等这些行业,但这些行业的话现在估值水平并不便宜。

  主持人:好,李总谢谢啊。

  《观点语录》

  李迅雷:目前中国的经济是处在下行周期相对低点,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依然是非常可观的,在经济增长过程当中还会遇到许多曲折包括制度变化等因素,但是呢前景还是非常光明的。
 

> 往期回顾
30年的高增长已成为历史... [详细]
房产市场,涨声如潮,楼市... [详细]
两会再次为“房价合理回归...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