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财富网 | 视频首页 | 返回
  • 周林:国富?民富?全民造梦
  • 许小年:税过你的房
  • 邹平座:中国特色下 如何改革谁做主
  • 彭文生:要大力推广房地税
  • 潘英丽:救市先救心
精彩图片
文字实录
胡汝银:郭新政看市场未来

  东方财富网:东方财富网的网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观点》。熊途漫漫长达五年的中国股市,在2011年10月迎来他的新掌门人。原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郭树清接替尚福林,就任中国证监会主席。郭主席上任之后,一系列有关证券市场改革调整的政策纷纷出台,特别是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和创业板退市制度,引起了市场的高度关注。这些改革对于规范中国资本市场和提振市场信心能产生怎样的作用?解决A股市场长期存在的制度性缺陷的根本在哪里?本期节目,我们就专访上海证券交易所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胡汝银博士。

  东方财富网:胡主任您好,非常高兴您能接受我们东方财富网《观点》节目的专访,那么郭树清主席的话上任已经半年了,而证监会在这半年出台的政策是特别特别得多,有人做过统计,大概平均是每4天就有一个新的政策出台,所以说有人就说这是郭新政,特别是新股的发行制度改革和创业板的退市制度的话给市场上应该说带来了一定的影响,那您如何评价郭树清主席上任后一系列新政可能对未来市场所产生的影响?

  郭新政的影响力

  胡汝银:我们市场是一个非常迷你的市场,这种迷你市场它会有固有的一些弱点,比如说我们称之为叫“浅碟式”的市场,碟子很浅,很浅它没有深度,没有深度的话这个市场它就没有效率,没有效率首先体现在什么地方?体现在我们这个市场定价,就是资本市场它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要定价,有正确的资产定价,因为我们是一个“浅碟式”的市场,相对于整个社会的需求来讲,我们的证券供给不足,因此它往往是估值水平过高,过高了以后它会导致一系列的问题,比如说我们有时候讲投资者的长期回报过低,因为你买的价格高了,它一定是回报低,还有一个是因为是“浅碟式”的市场,相对小心的市场,小心于需求而言,它会波动非常大,所以有时候是你买股票之后深套其中,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所以郭新政一个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改变目前市场估值偏高的这样一种状况,这个偏高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比如说新股估值偏高,新股估值偏高表现在两个环节,一个是我们IPO的发行市盈率太高,我们是全世界发行市盈率最高的国家之一,第二点是什么呢?这个发行市盈率本来就很高了,它上市之后二级市场上又涨得非常高,在这方面我们也是全世界最高的,就是两个高的叠加起来,那就是高不可攀了,这个高之后它就透支了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的行情,郭树清在这些方面推动了一系列的改革,这些改革大家都觉得非常好,当然也有一些改革,比如说分红大家有一些争议,我想这些争议是正常的,但是透过这些争议,透过这些动作我们可以看到,在赶在逐,重要的是它在朝一个不断合理的方向去逐,尽管逐步出的不是那么特别漂亮,但是通过不断的改进,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改革,这个市场它会走的越来越好,越来越成熟,运作的质量会越来越高,所以重点的是,我们走在一个正确的改革轨道上去。

  东方财富网:对,走在一条正确的改革轨道上,只是现在步伐有一些缓慢,有一些蹒跚,甚至有一些波折,但是当前方向是正确的。

  胡汝银:对。

  东方财富网:这样我想也是郭新政带给广大股民和投资者的一种信心了,胡主任我知道您一直在研究发行的体制,在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那么您觉得这次证监会新股发行制度上的改革它提出了一些纲要东西,它的关键是在哪,比如说这个改革的力度在您看来够大吗?

  发行制度改革的根本与关键

  胡汝银:证监会这几年在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方面,一直是强调市场化,市场化当然就是说它有一些东西不配套,比如说在新股发行供给的环节上面它没有自由化,没有自由化就相对而言供给不足,它是在定价的环节上它自由化了,如果是供给不足定价自由化了。

  东方财富网:那就一定是爆炒虚高。

  胡汝银:一定是虚高,因为它是一个卖方市场,前一段时间的新股改革其实也是这样一个问题,它根本的问题没解决,你先把价格放开了它是有问题的,是不配套的,所以未来那么像现在的这个改革在某一些方面是朝回走了一点,就因为你供给没有放开,我觉得再把价格放开这个步子稍微回去一点,回去一点就避免估值的错误,但是就是说其实在我们可以看到,在郭树清的一些讲话里面,他其实有一个更大的一个想法,就是未来应该把供给也放开,供给放开了,供求均衡了,它估值就自然而然合理了,也不需要去抑制什么爆炒,比如说我们可以看到,在香港,在美国,没有新股爆炒,你要去爆炒新股,有很多公司在外面等着,全部给你兜着好了,所以那个地方它通过供求的自由调节,它就会把价格搞得很对,所以从这一点而言,我们要使市场定价合理,前提是什么呢?不是简单的放开价格管制,而是放开供给方面的管制。

  东方财富网:那么就是您看来,原有的这种发行制度在信息披露方面它的主要缺陷是在哪里,未来的话信息披露的话我们要在哪几方面的话去加强,去加强甚至严格的监管?

  严格监管上市公司信息披露

  胡汝银:第一个是要改变比如我们目前我们上市更多的还是关注上市的时候的业绩的门槛,盈利的多少,其实在美国市场中,在很多市场上,它上市不一定是说你公司一定要有三年的良好的盈利记录,没有的,比如像我们中国的新浪到美国去上市,它当时是不赚钱的。

  东方财富网:百度也是一样的。

  胡汝银:但是它今天它赚钱了,所以说关键问题是什么?公司它的商业模式好不好,管理团队它的质量,它对股民的对股东的忠诚度,还有整个公司运作的规范程度是不是好,公司是不是有一定的规模,就是最基本面的一些东西不一定是盈利,盈利我们有再好的会计准则都很难杜绝它进行利润调节,财务上的包装,这些问题都是很严重的问题,所以今后应该弱化盈利方面的要求,而应该在其他方面加强,哪一方面加强呢?比如说我们进一步,当然也需要我们进一步改革我们的会计准则,完善会计准则,减少它的会计利润调节的空间,另外就是要推进公司治理,推进我们的股市的文化的改革,让上市公司高管人员要以做假帐为耻形成这样一种文化,但这些东西是远远不够的,像国外它配套的是什么东西呢?你如果是做假帐,包括你做一个利润的预测误导了消费者了,比如在美国,它有一系列的责任追究制度,比如说美国它有集体诉讼制度,所谓集体诉讼就是什么呢?比如你做假帐了,给一万个投资者造成了损失,如果有一个投资者他站出来起诉上市公司,打赢了官司,其他9999个投资者尽管没有参加诉讼也同样可以赔偿,这样一来,那个赔偿额就是非常巨大的,那对它就会有一种震慑的作用。除了民事诉讼之外,美国还有刑事方面的诉讼,刑事方面的惩罚,它如果做假帐了,像安然的CFO最高,斯特里,当时检察官起诉他,要判他80几年的牢,所以就是让你最后吃不了兜着走。中国证监会应该强化它这样一种责任,不应该强化它过多的审批的权利,应该强化它执法的权利,监督的权利,完善它的执法手段,就这个应该全社会要形成共识,在今后证券法的修改里面应该改掉这一点,加上这一点,还有我们行政罚款一定要高,比如他捞了一个亿要罚他几个亿,罚的他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他就不敢了,比如说我们有的公司,他做了很多创业板的公司的上市,乱来了,乱来我即使不取消你的投行业务,给你投行业务停上一年两年。

  胡汝银:它的业务停上一年两年它就受不了了,这样一来就对它有非常大的威慑力,其次就是说,我们有一个强势的政府,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我给他讲的这些东西都不难,所以说未来在这些方面应该有实质性的改革,这个改革是一个互动的过程,我希望我们更多的专家更多的业内人士,更多的投资者能够提出这些理性的东西出来,而不是说一天到晚要政府去救市,什么其他东西的,这个救市有时候市不可救。

  东方财富网:有什么救法,救了顶多救一天两天。

  胡汝银:他救了以后他市场仍然在波动,改变不了这个基本的东西。

  东方财富网:这个市场的东西它没有到底就是没有到底,没办法的。

  证监会是干什么的?

  胡汝银:因为比如像我们计划经济,就是政府主导,那为什么我们要改革呢?就是因为政府主不好,今天我们还要政府来一天到晚去干预这个市场,那最后是回到计划经济那个样子,市场经济之下政府一个比较好的定位叫什么东西呢?像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称之为守夜人,我们国外把证监会称之为看门狗,有人做坏事了他就把坏人抓住,然后痛打它一顿,狠狠的惩罚它一顿,再把它关到牢里面去,这就是他应该干的事。比如说我们交警,交警不是帮你去开车,他是去惩罚违规。

  东方财富网:管着你让你开对车。

  胡汝银:对,而不是去帮你开车,所以有些东西呢是错位的,所以今后应该在这些方面在法制化方面要加大力度,没有这种力度的加大,它信息披露乱来,你干瞪眼,所以一定要让信息披露不当的人他不敢去做不当的披露。

  东方财富网:您刚才谈到的这一系列的问题,其实让我联想到这一年多国内体育界一直沸沸扬扬谈到的扫毒打黑的中国足球的一系列的事件,但是的话这里面有个问题,本身是足协内部出了一系列的问题,但是这么多年的话为什么一直没有根本性的改变,最终到了什么?到了司法的介入,司法的介入以后彻底从上倒下等于是连窝端了出来,那么像您刚才谈到在资本市场上出现这么多很多情况的话,证监会它作为行业的指导监督部门,它有的时候看到一些情况,但其实的话它没有一些执法的权利,对于它来讲的话是不是也是有所力所不及,是不是在我们这个资本市场的里面一些监管制度和一些整个很多不合理的问题的现象的解决,是不是有的时候也需要一些司法的介入?

  证券监管急待司法介入  

  胡汝银:这个太需要了,比如香港市场,香港证监会它没有什么太大的权利,香港市场其实内幕交易也很多的,市场操纵也很多的,但是相对而言比如它在信息披露方面它不敢乱披露,是因为香港它要求比如上市公司的董事,你在信息披露上你承担无限责任,你要给股民造成了损失,所有的责任你都要担,而且你要拿你的家产来填补这个漏洞,这就叫无限责任,另外就是香港的廉政公署,还有香港的高等法院积极作为,这也是很重要的,因此一定要有一个好的执法的系统,包括执法的环境,当然也要有一个尖牙利齿的证监会,证监会它的定位不一定像计划经济那样,是管制是审批,它主要是监管,监管是监管什么呢?监管是监管不当行为,而不是说你这个股票该不该发。证监会干它专门去打坏人打击不当行为的事。

  东方财富网:其实就是监管执法。

  胡汝银:对。

  东方财富网:你就去看这些上市公司,他们年报他们信息披露就严格审核去盯着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胡汝银:对。

  东方财富网:那么其实对于A股市场而言的话,一方面的话是广大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抱怨这个市场是根本赚不到的钱的,没有回报,进来了多少年一直在亏,另外一方面的话这个市场充满了很多不理性的一些行为,因为我记得您曾经讲过,A股市场只有浮躁没有专业,只有短期的一种利益,前一段时间王亚伟先生在离开华夏基金的新闻发布会上的话,曾经语出惊人,他说了一句话就是说,散户不适合买入任何一支股票,那么对于他的这个观点您怎么来评价?

  散户不适合买入任何一支股票?

  胡汝银:我觉得呢不应该从字面上去理解,他讲的是在目前这样一种高估值混乱的一种环境下,散户要去投资风险是蛮高的,有很多股票买了深套其中,我们刚才说的,像彼得·林奇曾经写过一本书,叫《战胜华尔街》,我觉得散户我们的普通的投资者应该去好好看这本书,他讲的是什么意思呢?他说的是散户也能战胜华尔街的那些专业人士,怎么战胜呢?那就是投资,你最熟悉的股票,然后比华尔街的分析师,比华尔街的专业机构投资者还能够更全面更深刻更准确的了解这些公司,我们现在有很多股民不太理性,我们去买小菜的时候精挑细选讨价还价,也就是为了几分钱几毛钱,几块钱,但是有人一纸万金去买股票听小道消息赌,赌方向,完全没有那种应有的谨慎而言。

  有人说聪明的投资者聪明的人体现在什么地方呢?他不会犯同样的错误,我们投资人如果你老是亏这就说明你这个投资的时机的选择,整个投资模式,你的投资技巧都是有问题的,因为我们很多投资者他不看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就是跟风,跟风那你跟得过那些资金大颚吗?跟不过,什么时候涨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跌你也不知道,最终就是拿来垫背的,这个是非常糟糕的一种局面,当然历史上我们也可以看到,有很多人他之所以变成了牺牲品那就是因为他没有做到必要的谨慎,我觉得我们投资者只有变的非常谨慎非常专业,他才能够有一个成熟的市场,如果我们投资者都是盲目投资,这个市场是不可救药的。

  东方财富网:其实我相信不管像您这样专业人士和广大投资者一直就是思考这个问题,但是同时又非常无奈,我们知道制度性的缺陷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刚才我们谈到了很多,包括证监会本身你的职责到底是什么,你就是监管和执法等等,但是我相信这一系列的原因都难以解释,我们这个市场A股资金面也是一个方面,但其实广大投资者都想知道,我们到底为什么,始终在全世界主要经济体里面宏观实体经济一直是非常好的,但是股市基本上都是倒数,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胡汝银:我想这个问题既复杂又简单。

  东方财富网:我们从简单的说。您作为专家给我们一个简单的解释,让广大投资者老百姓像我这样的人都能够听得懂。

  6124点给股民的幻觉

  胡汝银:第一2007年6124点就是一个不应该有一个幻觉的高位。

  东方财富网:本身就不应该炒那么高?

  胡汝银:对,所以它透支了以后所有的行情,所以到今天为止我们仍然深套其中,这个后来要炒新股,高价炒新股大形式是一模一样的,当你资产泡沫很大的时候,日本都10年。

  东方财富网:日本现在不止10年。

  胡汝银:当然我们原来是说它实际上是不止的。

  东方财富网:台湾也一样。

  胡汝银:其实我们可以看到,为什么今天我们涨不上去,两方面的原因,一个是原来涨的太高了,第二个是因为它后面因为它涨得太高了,所以上市公司基本面不可能来支撑那么高位,因此现在涨不上去是非常有道理的,还有一个另外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说,和这个6124点相关的是什么呢?我们原来整个市场规模很小,我们证券市场开放度比较低,未来有强烈的预期,就是哪一天我们的资本市场会和国际接轨,6124点那个市盈率都是超过50倍以上的市盈率,是不可持续的,所以后来跌到了1664点,跌去了2/3,这就是一个真正的价值回归过程,如果我们基于1664点到现在,今天大概是2370点左右,实际上是回升了40%左右,所以这样一个回升的幅度,也是相当不错的,所以错在什么地方,错在6124,6124太高了。

  经济状况与货币政策

  东方财富网:胡主任其实观察这一年多中国宏观经济数据的话,我们已经看到GDP的增速已经连续几个季度都在下降,CPI最近也是创了相对比较低的一个指数,并且CPI的指数有些专家分析过以后,不仅仅只是说物价方面有所下降,而是说这个深刻的反应了实体经济的一些本意的一些情况,那么最近我们看到一个比较新的一个情况就是说,一方面是央行启动了今年的第二次降准,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与此同时近期发改委加快了一系列有关国计民生的重大项目审批的一些速度,有人现在有种说法,这个可能08年就是4万亿2.0的版本要来了,投资拉动型的经济刺激政策再度来临,假使有了2万亿的话,有了相对比较足量的货币投放,那么这个对资本市场,特别对股市会不会带来一些比较正面的积极的影响呢?  

  新激励政策谨防后遗症

  胡汝银:我想这个东西是要更系统更全面的去认识这个问题,其实中国经济像次贷危机发生之后,我们当时是有一个过渡反应,4万亿9.7万亿刺激强度过大。

  东方财富网:所以说后遗症极其严重。

  胡汝银:透支了后来的很多投资,而且导致很多投资效益不涨,比如现在钢铁业产能严重过剩。

  东方财富网:但这一次发改委又是批了两个重大的,投资都是两个项目加在一起一千多亿的钢铁项目。

  胡汝银:这个是从经济学角度来讲,我们可以称之为有点疯狂的这样一种评价了,那么这近两年来,政府加大了调控的力度,就是对过去的一种矫枉过正,同时也是导致我们经济过渡波动,过去研究发展经济学,发展经济学家曾经有一个说法是什么呢?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讲,最大的风险是政府政策不确定的风险,我们今天突然过热,明天突然下重手调控,后天突然又再来调一下,又朝热的方向走一下,这种这么大的这种政策的波动它实际上是造成的很大的资源浪费,导致一系列的问题,比如说6124点下来之后,我们市场曾经涨回到了3000多点,为什么涨回到了呢?是因为4万亿,9.7万亿下去了之后,有很多公司业绩非常漂亮,然后我们商业银行盈利,所以支持了那么一波行情,但是后来又下来了,为什么下来呢?比如说为什么对很多公司它的估值不高呢?是因为投资企业就投资它的未来,预期它未来它的业绩是不可持续的,它的成长是很难持续的,所以如果说我们过去有泡沫,那现在我们面临的一个挑战是什么呢?怎么样挤掉这些泡沫,然后在这种情况之下使社会的损失最小,一定要注意,在这样一个过程中间,不要再造成新的泡沫,当我们泡沫爬到山顶上去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在半山腰的时候我们就未雨绸缪呢?我们老是讲决策要有预见性,在这方面预见性做的比较差,所以今后应该要加强宏观决策的科学性,要对宏观决策进行比较好的研究,在这个方面我觉得中国的宏观经济决策改善的空间非常大,现在都是领导人说了算,决策缺乏科学性,根据就像我们讲行为金融学,投资情绪化,我们认为宏观决策也是情绪化的,必须避免这一点,一定要做到科学,中国的改革,我们整个体制的改善和今后出问题,这是两只老虎在赛跑,如果我们能够有足够的改革速度,那这种动乱的老虎被关到笼子里面去了,就不会出问题,相反如果我们老是为了短期的稳定来牺牲长期的健康,这要出问题。

  东方财富网:谢谢胡主任。
 

> 往期回顾
30年的高增长已成为历史... [详细]
房产市场,涨声如潮,楼市... [详细]
两会再次为“房价合理回归...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