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图片
文字实录
李易:企业级应用将引领中国互联网下一个黄金十年

  东方财富网的网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财智人生,我是高林果。毋庸置疑,现在的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转移的步伐正在加速,如此背景下,PC互联网时代形成的巨头迫切需要对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做相应的准备和布局。今天我们就专访创业公社联合创始人兼执行社长、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探讨未来移动互联网发展之路如何走,创业公司如何突破互联网寡头对行业的垄断。本节目由讴歌汽车特约播出。

  【主持人】高林果:李总,您好,欢迎作客财智人生,您当初发起并创办创业公社的初衷是什么?

  【嘉宾】李易:由于我本人的工作经验的原因,我们想在中国能不能在移动互联网到来的时候,我们在这里面做一些事情?因为我们发现还是有很多空白的地方,不要说中国,我们看包括美国硅谷还有很多空白的地方没有人去做。

  【主持人】高林果:你们在项目的选择上,会不会更专注您所擅长的领域?

  聚焦移动互联网的企业级应用

  【嘉宾】李易:所以我们现在创业公社孵化的对象,我们是具备唯一性,我们只孵化一种类型。

  第一,你从大的领域,你是移动互联网,但是仅仅这个是不够的,你是在移动互联网里面,你的产品、解决方案、服务,是为谁服务?是为大的企业,是企业级的应用,目的来说我们聚焦是在这一块。

  【主持人】高林果:只是专注于企业级的应用,还是其他也是有一些涉猎的。

  【嘉宾】李易:应该这么说,其他的我们会看,我们会在这里面挑,会传播我的理念,传播我现在谈的大企业的小革命,小企业大革命这种理念,如果他们能听得懂,如果他们有这种转型的冲动,我们很乐意帮他们转。其实我们经过两年的时间,我们在上海7个很满意明星级项目里面,其中有两个其实就是初始阶段的时候,它其实并不是我们要的那种样子的方向,它也是消费级的,后来我们碰撞之后,它转的很快,并且转得很成功,它那个项目我可以大概说一下,在大概2011年左右,大家都知道美国有一个叫(Foursquare)的东西,做check in的,大家在手机上可以留下自己的足迹,可以签到。普通消费者一开始尝鲜是可以的,大家玩一下,但是时间长了,这个Check in足迹我追踪你,或者让你追踪我有什么意义呢?但是如果你给化妆品公司,你给一些快速消费公司,你甚至给快递公司,给他的快递人员,给他的外勤人员,给他的巡店人员用的话,就会有价值,坦白讲外勤人员是很难管的,但是现在你通过在他的手机上给他安装一个特定的软件,你到了这个店面你就得Check in我这个管理人员,我就知道了。你就得准时准点得到,你一上午是不是跑了你定好的30家。 第二,进一步提高劳动力,原来我需要你知道的各种品牌对应的库存,还需要补货,可能你要拿本子要记,可能你下班第二天到单位,你可能数据才反馈,现在不需要了,也不需要记了,你在手机上,在类似的软件上打勾,填数据就OK了,这个数字通过云端你的管理人员就知道了, 第三,原来像这种巡店人员,他可能还要记,比如说宝洁,宝洁下面有很多品牌,不同的品牌它的摆放的位置是不一样的,你以前要去对,这个品牌飘柔他应该放在第几格,现在他其实就不需要看了,他就拍照就好了,他每天工作去了之后,先Check in,第二点库存,第三就去指定的位置把你所有的照片拍完,拍完之后到云端你的后台管理层自己就会分析了。

  【主持人】高林果:这个就是从消费级到企业级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

  【嘉宾】李易:对,我现在谈论的观点是什么?最打动他们的就是,技术是没有消费级和企业级之分的,其实技术它没有做任何的变化,技术都是基于LBS技术。面向的对象,你给老百姓Check in没有为你这件事情买单,但是因为他现在已经有,接近40家客户了,包括三菱电梯,包括像日本的化妆品,现在都在用他的产品,他可能这样的产品,一个人头一个月的费用是十几块人民币,但是他给他的公司,在这个人身上的生产力的提高,远远超过这个价值,所以这个市场的前景非常好,因为我有定单驱动,我把我的产品,因为每一个新的客户都有新的要求,我把我的产品做得更好,能够服务更多的客户,

  【主持人】高林果:说到三大巨头,掀起的一轮收购潮,也是让业界一片骚动,也有人说中国的互联网是不是已经进入了寡头时代,现在对于移动互联网小型创业公司,这是福音还是恶梦?

  中国互联网进入寡头时代

  【嘉宾】李易:互联网现在无论是中国也好,美国也好,它其实发展了那么多年,实际上就是六个字“信息、商务、关系”,这六个字,实际上就是分别对应三个入口,这三个入口就是把控整个的互联网,在中国实际上这三个路口或者说六个字对应的就是三家企业,就是咱们经常谈的互联网的三座大山了,百度、腾讯、阿里。 他们现在这三家公司,第一在各自领域牢牢把控,搜索引擎有很多人想挑战李彦宏,现在新生代我们看到有搜狐的搜狗,周鸿祎的360的搜索,就是国家队,地方队,国际队都有,实际上你发现这个很难,因为互联网就是这样互联网其实只有第一,这是最残酷的,不像我们传统行业,比如说汽车,不管怎么说一定会有前五大,前三大。

  马化腾在PC时代,在桌面互联网的时候,已经用QQ牢牢粘住了中国几亿的用户,他们这些人逐渐成长以后,都用智能手机了,这很显然,QQ出了一个手机版,或者说我们叫QQ的马甲,就自然平滑过渡到这里来了。你说会有别人的机会吗?雷军之前也想做一个,做一个米聊,这个东西那会儿马化腾还没有做微信,就说这个东西我或者有机会和马化腾玩玩,他说我是觉得马化腾没有那么快,他认为至少赶超得花一年的时间,实际上人家就四个月就反超了,因为他原来的基础太大,你几亿的QQ,我弹窗就好了,他的基础太大了,所以推什么理论上都很方便,所以现在三座大山,就像你说的他必然就形成了现在这样的趋势。

  【主持人】高林果:对于小型创业公司来说,其实还是机会非常少的。

  【嘉宾】李易:一定是这样,中美还有一个很大的区别,美国大家看到,包括比尔盖茨,乔布斯他们硅谷的文化里面,讲两个,一个是感恩,第二个是讲的骑士风度。

  感恩是什么意思?就是如果你成功了,乔布斯曾经在他的回忆录里面就讲了,回忆他上中学的时候,他想做一些小玩意,他查到了惠普的电话,打给惠普,然后找这个惠普的董事长,他也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关键是人家就接了,接了之后他就说,我现在是暑假,我是一个中学生,我没有钱,我想要一些元器件,回来我组装一些东西,董事长就说很好,没有问题,我来安排我的秘书跟你接洽,你要什么东西就送给你。

所以他就特别感恩,但是这件事情在中国,很难想象,中学生打电话到联想要找柳传志,我觉得这个好像蛮困难的。

  所以说整个美国,硅谷流传的就是要感恩,将来你做大了之后,再有创业者找你,你要记得当年你小的时候,人家大家伙是怎么帮你这个小家伙的。这是一个文化才能传承,第二是要有骑士风度,意思是什么?就是当你做大了就不可以再和小的计较了。

  你比如说小的经常在美国有这样的很小的公司,几个人的公司,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道注册一个什么专利,但是这个专利就好像给你有关系,就可以告你,如果在中国,我不知道是什么结果,要不就不睬你,要不就通过各种方式我把你灭了,他那里不是这样的,他那里会很严肃的,很认真的对待你,最后多多少少会给你付一些所谓的和解金,这个金额一般来说都蛮大的,很多都是几百万美金,甚至上千万。

甚至这一帮人说,你如果愿意可以到我公司来工作,我连人带专利一起买了,这个在中国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这样的先例。

  【主持人】高林果:中国在对于创新上的一些保护的理念,不够多。

  【嘉宾】李易:这个我特别理解他们,因为他们没有享受过上一代成功企业家对他们的扶持,就是没有感恩。

  【主持人】高林果:这样这些小企业就很难出来,刚才聊到就是说收购,其实在之前您刚才提到,在欧美他们对初创型的,甚至刚有萌芽的公司就会进行并购,但是在中国,也是从最近阿里巴巴、百度开始掀起的并购潮,才有这个理念,这应该说也是向一个新的迈进,对于这个企业来说,比起他们自己再创新创立这个公司要省事很多。

  【嘉宾】李易:首先,我觉得就是说,他这两个还是不能完全等同的,欧美一些巨型公司,他会买很早期,很萌芽,就是完全没有任何商业模式,甚至说用户也不多,甚至连核心的技术都没有,但是你到中国来说,就是你刚才讲的,你无论是阿里的一系列的并购,还是百度的并购,包括腾讯,都是已经有了一定的用户量,甚至说有的交易额,有了商业模式,他才会下手,就是说那种很初创的,很早期的,坦白讲现在还没有运作的迹象和案例。 【主持人】高林果:刚才也说到了百度,百度毋庸置疑对中国企业的发展,还有推广都明显起到了非常大的影响,但是百度竞价过高收费也让不少的创业者感到压力非常大,您认同这种说法吗?

  【嘉宾】李易:显然是这样的,不是说只是创业者,你整个商务的成本,现在坦白来讲,都是蛮高的,所以现在大家会开玩笑就说,这个关键字,比较核心关键的,利润比较高的行业关键字,你比如说这个药,比如说这个医院,药这个关键字大家开玩笑就是说,只有卖假药才可以排到前面,因为卖假药利润是足够高,就是说倒过来是凭良心做的反倒做不起,因为太贵了。创业者我想更是如此了,因为你要创业,你要让更多人在互联网上知道你的公司,你在做什么,你产品的名字,搜索引擎是很重要的,但是搜索引擎并没有说你是创业者,你的钱少,我就便宜给你,在百度面前人人平等,不管你大还是小,反正我一个关键字定下来多少钱,就是多少钱。

  【主持人】高林果:现在像3B大战,搜索大战也是炒的非常热,那您认为360到底是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冲破寡头?还是塑造新寡头?您比较看好哪一个?

  【嘉宾】李易:我觉得这件事情,首先第一,从挑战垄断的角度讲,我认为是有好处的,因为现在百度的垄断,创业者是挑战不了的,因为你没有这样的实力,你没有这样的影响力,你做一个搜索引擎,没有人会用,谁会相信?我相信任何一个人,现在如果你不是在互联网本身是一家本质大的公司,你做一个搜索引擎是没有人敢用的。

  第二,我觉得政府现在对百度,我认为还是在把它当成一个创新的企业,还没有到要反垄断的份上,现在只能是在互联网业界有一点权重,有一定话语权,有一定重量级的人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之前是不会有人做的,所以他属于亦正亦邪的人,并且他是跟我们叫互联网,你说三座大山,他们是很团结的,他们都是华夏同学会的成员,他们会经常聚的,今天去深圳,明天去北京,后天到杭州。他在中国互联网金字塔圈里属于一个边缘化,我也不跟你们混,反正就是这样的,这样的人才有这样的冲动。

  【主持人】高林果:其实360无论有什么样的举动,百度就是死死紧盯着,之后马上会出动作反制他。

  【嘉宾】李易:对的。回到刚才主持人问的问题,我就觉得是说,今天不是说我们要去批判周鸿祎的时代,就是说现在阶段性的历史,这个是特别需要多一些周鸿祎这样的人,你在互联网上,你能够排到前10名,有一定的体量的,你就应该起来,不管是挑战百度,挑战腾讯,挑战阿里,因为你上面的巨头打起来,下面你才可能有机会,如果上面都像三座大山一样一团和谐,大家很和谐,都很联手,甚至结成联盟,那下面怎么会有机会?不可能有任何机会。

  【主持人】高林果:刚才我们也聊到了,在欧美的移动互联网的主流营业模式是收费,但是在中国这点行不通,像微博、微信等一些免费的通话网络应用程序诞生之后,未来是否有收费的可能性?

  消费级应用未来收费的机会渺茫

  【嘉宾】李易:我觉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面向消费级应用,在中国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上,我认为很难,因为免费他是一个最低门槛,一旦形成既定的标准,你再向收费上转,这是很难的。因为他的逻辑是反的,你先收费再免费,这是有可能成立的,先免费再收费这件事万万是不可能成立的。

  【主持人】高林果:在中国的国情下,运营商和OTT之争,您还是更看好OTT这块。

  【嘉宾】李易:OTT这块,我现在是这么看的,首先第一,腾讯公司现在我认为没有这样的勇气,也没有这样的胆量,会认为自己的微信,胆敢向最终的消费者收费,能够做这件事情的人太多了,刚才说被他干掉的雷军,包括周鸿祎,包括百度,做这件事情,做这样微信的产品,对一个比较成规模的互联网公司来说,我相信对他们来说可能两周到三周就能够做一个非常好的产品出来,因为这个产品现在很成熟了,再说这个产品现在并不是中国互联网界的首创。

  大家都知道首先是在美国,在香港,包括日本都有这种产品,他们也很好用,也没有问题,甚至前一段时间,微信收费之争的时候,日本的Line高调宣布进入中国,和360联手,当时也有很多人用它,就是说它的竞争对手太多,并且都是免费的,那你敢吗?你肯定不敢。

  【主持人】高林果:不能说没有给创业者他们生存的空间,您认为目前创业者在创业的过程当中,最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你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嘉宾】李易:如果说整个中国的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当成一个硬币,他是一分为二的,他一个是大家平时可以看得见的,我们叫消费级的,比如说我们的微信,微博,陌陌这些,另外一个大家平时不太看到的,他属于叫企业级的应用,其实我们是主要精力是放在企业级的,但是我可以先说说这两个方面,对于消费级我的研究不是那么的深,但是我还是有一个体会,第一如果你做一个消费级,你一定要比大家伙更深入基层,要接地气,你要对你的用户因为你是消费级,你肯定是消费者,不管你是卖电影票的,你做点餐的,你得去把这些人的体验需求你得深刻的挖掘。

  我经常开玩笑说现在马化腾经常都半夜12点到2点还在发邮件,你这帮创业者有什么理由说,我熬了两个通宵很累,我觉得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你只能比他更勤奋,你得累的吐血了,我觉得才有可能成功。

  第二,这个过程当中,有中国特定的原因,你可能还得找几个老师,随着我说导师的说法有点大,但是我觉得找几个师兄,或者老师我觉得可能在你走的路上会方便很多。因为毕竟我们看得多,我们甭管看的成功的,失败的,看的非常多,也许你还在那想,我可以告诉你,昨天硅谷有一个代表团聊过了,人家那已经做了三年了,做成什么样了,你一看可能比你在家里想一年的效果可能还要好,还有失败对你可能更立竿见影,那个东西已经证明了那是失败的,是走不通的一条路,你非要走,你就是在浪费你的时间和经历。当然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中国人常说你还是要找一个贵人,有贵人来相助。

  第三,我个人觉得,今天面向消费级的创业者,特别是互联网的东西,我觉得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你得具备这样忽悠的能力,你无论是面向你要寻求的导师,因为导师来找的人还多,都想拜我们为师,我要不要收你。

  【主持人】高林果:怎么样忽悠才可以收?

  【嘉宾】李易:我一般是三个问题是必问的,首先我不是问你具体是做什么项目的,就是人生三个哲学问题,你是谁?从哪来?到哪去?大多数创业者,坦白讲第一次是说不清楚的,你要能说清楚这个,首先第一我就觉得你相对来说心智比较成熟,基本上你可以自己独立去独当一面去创业。

  【主持人】高林果:现在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如火如荼,技术进步的趋势你是没有办法阻挡的, 4G的概念也被提出来了,您认为离4G的广泛应用还有多远路要走?

  【嘉宾】李易:4G就是第四代通信技术,3G是第三代,4G和3G比谁速度快,大概几十秒,这部高清电影就下载下来了,这个速度非常快。

  【主持人】高林果:但是收费,流量什么的怎么算?

  【嘉宾】李易: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说将来流量怎么计费?计费的价格能不能让老百姓放心用,这个是很大的问题。现在从全球来看,北美,然后特别是像日本和韩国,基本上4G已经相当普及,它的资费,一个是他们平均的国民收入比较高,第二资费在他们整体平均收入里面也比较低,并且是可以不封顶的,当月套餐流量就不限了,就随便你用,坦白讲在中国还没有这样的套餐,基本上都是有一定的限额。

  但是4G时代你的流量你别说几个G,你可能上百个G都可能很快就会用掉,这个费率不充分解决,我认为老百姓还是望洋兴叹,觉得这个东西很好,但是玩不起,不敢用,更多还是要用WLAN,第二,现在如果从实施的具体的情况下,据我了解,今年年底前,中国4G的牌照肯定会落地,如果不出意外,中国移动可能会拿到第一张牌照,因为也是中国自己有标准的4G一个标准,TD-LTE,3G的时候是TDSCDMA,这个标准也是我们国标,同时也是国际标准之一,这个标准应该是上一代3G从技术的先进性可能也要大幅度提升。

  【主持人】高林果:您认为整个未来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之路会往哪里走?

  移动互联网带来碎片化技术中蕴含的机会

【嘉宾】李易:我们的创业公社现在做的事情的方向,是硬币的另外一面,是属于企业级应用。移动互联网,他真正性革命的价值是,桌面互联网时代,是没有办法催生或者说没有办法和我们叫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这些东西去串联起来的。

  现在移动互联网是可以的,当他们可以串联之后,实际上你想想看,在我们现实生活中,理论上讲,我们将来所有的机器,我们飞机的引擎,人造的心脏,各种各样的设备,现实生活中,这些实在的物体和我们网络虚拟世界大的数据,能够做一个连接,实际上他是在改变这个世界,不是说只是改变人和人的交流方式,所以硬币的那一面当然也很有价值,但是它的价值坦白讲对整个社会的变革驱动,我觉得还是没有办法和硬币的这一面相提并论的,你比如说今天你硬币这一面的东西,你能够很好解决一个飞机制造厂的实施现场管理问题吗?你可能很难解决。你也很难想象,比如说我们在上海,我们现在孵化了一个明星项目之一就是,它通过三颗传感器加一个移动通信模块,给养牛场的乳牛吃下去,吃下去就能够实时的,非常精准的能够摸到乳牛的排卵期,能够做实时的做这样的工作。这个坦白讲不是说我们现在那种移动互联网能够做的事情。

另外一个我想说的移动互联网其实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价值,他和第三次工业革命是息息相关的,前两次工业革命时代决定一个企业甭管是农业、工业、服务业,决定一个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的核心要素,取决于两个,一个是劳动力成本,还有一个就是你机器设备投入的成本,这两个就决定你80%的要素。进入到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其实是什么概念?就是倒过来的。就是说你的机器设备的成本投入,劳动力成本这俩加起来,它只占你整体企业的20%,剩下80%是什么?剩下80是效率。是各个环节的效率。你比如说对于工业企业来说,是从你的设计、制造、仓储、物流、营销、管理、决策核心环节的每一个环节的效率,你把这些效率提升了之后,你就能够提升80%,这个是最本质的区别。而这些效率对于原有的很多大中心企业来说,它的这个高速公路就是对于他信息化来说,他基本上该做的已经做了,比如说ERP,MES这些系统,该上的已经上了,他现在就是在各个环节,他有一些缝隙,他有一些碎片化,离散化的需求它以前是没有得到满足的,因为原来给它解决这个问题的也是IBM,SAP,这些大的技术提供方只解决大问题,小问题不解决,并且在某种意义上讲,不是说没有能力解决,是没有兴趣解决,因为他要大定单,小定单没有兴趣,实际上这种需求在进入第三次工业革命,这种效率提升的价值是越来越高了,今天移动互联的这种碎片化的特征,为什么说移动互联是碎片化?你像为什么是微博?为什么是微信?它都微的,你比如说我们现在在微博上看新闻,一分钟看好多条,你以前看一个新闻都是一分钟一分钟还没有看完,因为是碎片化的,所以说移动互联这种核心技术的特征,这种表现,它实际上就是碎片化的技术,移动互联带来这个碎片化的技术,和原来传统企业碎片化、离散化的需求这种结合,它是一个非常好的结合,当然前面讲,移动互联本身又是一个药引子,他是一个百搭的,它可以和云计算,可以和大数据人工智能结合,然后为你的传统大众企业解决这个效率问题,这个时代我觉得是一个特别让人兴奋的时代。所以那就是换句话说小企业创业型企业的机会就来了,一方面大量的企业在各个环节碎片化的,离散化的需求,你就去填补。所以我们创业公社要做的事情,就是你怎么把甲方和乙方大的企业,创业型的企业,怎么有机的连接在一起,这个事情就是我们核心的价值,这也是我们目前董事会十位核心董事,大家用各自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资源,来推动这样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高林果:你们等于也是在传统行业和现代移动互联网中间这个缝隙中寻找出路。

  【嘉宾】李易:对,这个市场太大了。因为我们大概花了两年不到的时间来上海,我们大概现在孵化和挖掘出来的差不多有七个,七个现在的产值,按人民币算已经超过3亿了,我觉得就是说,它的中间的实实在在的,这样的商机,实实在在的金矿,我们是能够看得见的,但是你同期你说这种做硬币那一面消费级移动互联网当然天天都有,但是我觉得就是说可能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好,那么乐观,现在大家在开玩笑,以前那种在AppStore上的应用,以前叫月抛型,现在叫日抛型了,就是一天就再也没有人下载了,我觉得这个大家其实可以选择,如果说在一片红海的情况下,你是不是也得去跟从,还是说选择硬币另外一面,目前来说还是蓝海,也许三年以后这个领域竞争也可能会很激烈,但是目前来说还是蓝海的时候,大家其实可以多关注,多考虑的。

  【主持人】高林果:非常感谢李总非常精采的讲说。

> 往期回顾
全球市值最大银行,美国富... [详细]
据彭博最新公布的亿万富豪...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