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图片
文字实录
优势资本吴克忠:金融创新重价值 模块配置增效能

 东方财富网的网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财智人生,我是高林果。近几年,国内PE发展热潮涌动,无论是机构数量还是资产都已达到相当规模,继社保险资之后,银行也开始加入到争食PE的大军之列,在被争食的PE中,无论是普凯、KPCB还是德同、赛富、优势资本等,各个都是PE中的佼佼者,他们各显神通,凭借实力被银行及其LP选中,今天我们就专访优势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克忠先生。

【主持人】高林果:吴总您好,欢迎作客我们财智人生,应该去年来说国内的银行进军PE领域,已经拉开了一个序幕,虽然对PE青睐有加,但是并不是每一个PE机构都能够得到这样的认可,而优势资本凭借我们自身的实力获得了工商银行的认可和青睐,甚至之后成为大多数银行进军PE机构的这样一个典型,那在您看来优势资本哪里最吸引合作者呢?

优势资本首开国内PE与银行合作先河
【嘉宾】吴克忠:我觉得我们一直是把自己定位成价值发现者,跟银行的沟通过程中,我们一直研究银行到底有什么样的价值,怎么样挖掘银行的价值,银行以前的赚钱是靠什么?靠的是存贷差,那现在呢实际上这种利润占银行利润90%以上,但是银行以未来 的趋势肯定不是以存贷差为主,存贷差这种盈利款越来越小,银行现在最大的资源是客户资源,一方面有投资者客户资源,一方面有项目资源,那我们实际上,我们第一为什么看中了银行,我们08年开始就跟银行沟通,没有一家银行在做这件事情。

【主持人】高林果:也是开创了一个先河。

【嘉宾】吴克忠:是,我们跟银行在磨合,我们跟工商银行整整磨合了两年时间,就说怎么样把银行的业务跟PE的业务结合起来,中国银行实际上业务非常狭窄,银行现在关注的一些事情,所以我们觉得很多是很矛盾,什么时候矛盾呢?银行看重的是企业的资产,我们看重的是企业的价值,资产和价值最大的区别,资产是过去的东西,资本是未来的东西,。所以我们当时就看能不能从银行开始做起,我们当时是主动找的银行,工商银行,工商银行的确有这样的想法,所以的确一拍即合,磨合了很长一段时间,工商银行是非常大的银行。

【主持人】高林果:国内没有这样的先例。

【嘉宾】吴克忠:是的,然后这种方式做完以后我们发现的确我们把银行的价值进行很深的挖掘,原来银行最大的资源是客户资源,只赚很小的存贷差,但是实际上很多资源他是有的,没有把它挖掘出来,所以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就是跟银行一起把这种客户的价值,客户的资源把它挖掘出来,这也是银行最有价值的东西,它的网络资源,它的项目资源,所以我们现在跟工商银行合作过程当中,我觉得合作的非常好,而且在一个地方合作完做完基金又扩张到其他的一些区域里面,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银行最看重我们的是什么?我们的角度跟他们的角度不一样,我们是来发现价值的,比如说我们看到未来,他看到过去,那他觉得,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跟他合作就是说。

【主持人】高林果:双方互赢的一个。

【嘉宾】吴克忠:这方面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比较早做,也应该来说在银行里面跟银行的合作方面是起了一种领导的作用了,很多银行后面,这种模式非常好,很多银行成为PE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很多是从这方面开始的。

【主持人】高林果: 2011年VC、PE这个市场基金的募资就已经明显降温,但是业内人士认为2012年募资难的问题还是会成为PE行业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您认可这种说法吗?比如说像银行现在PE的合作的升温,会不会让融资难的问题得到有效的缓解呢?

【嘉宾】吴克忠:我觉得可能今年、明年、后年会有非常多的VC、PE被淘汰出去,因为VC实际上是一个专业的活,实际上他赚的不应该是套利的钱,而是如何推动企业增长的钱。

【主持人】高林果:他提供一个增值的服务。


【嘉宾】吴克忠:所以我们一直感觉即使现在调到10倍,上市以后即使明年后年也是10倍,我觉得没关系,这已经没有套利机会了,但是你有增长的机会,企业能增长30%40%,那你就等于一年能赚30%,两年能赚60%、70%、80%,这样的一种机会,如果有套利,你再乘以套利的机会,所以10倍进去20倍能出来,你可以赚2倍3倍的钱,这是PE、VC市场的价值所在,并不是所有公司投资下去,我相信大多数的公司可能上不了市的,所以这个过程我觉得会造成二级市场现在LP会越来越近,这方面因为市场的问题,一方面是PE市场在升温,二级市场在降温,二级市场的PE在下降,这会有一个资金结合的过程,同时中国LP这个队伍我觉得还不是非常成熟,实际上现在很多LP都是一些企业把流动资金拿出来很赚钱,就像炒房地产一样把它投进去,有炒的概念,像美国的LP,有很多,你在成为一个投资基金LP的时候,首先要做很多资格认证,你是不是有资格能成为LP,有没有风险承担能力,有没有资产的,会不会投资以后影响你的生活。

【主持人】高林果:国外的市场发展相对完善一些。

【嘉宾】吴克忠:相对来说我觉得比较,中国一下子很赚钱,所以很多LP,都把自己称为LP都进来了。

【主持人】高林果:赚完这一波就跑了。

【嘉宾】吴克忠:我觉得这个市场肯定会有一个调整的过程,银行只是解决了一个机制的问题,以后我怎么样会有一个更稳定的LP,而不是一个企业家,可能今年多了500万,明年多了1000万我就投LP,那后天,所以经常很多企业第一期靠钱的能靠到,第二期流动资金没有了,或者企业经营困难了,第二期我没钱投了怎么办,这种就变成你的投资企业非常不稳定,LP也参与到决策里面去,银行这样的发展会解决一个短期的问题,我觉得不是一个长期的问题,长期还是一个LP的这种队伍的建设问题。

【主持人】高林果:需要更规范更完善?

【嘉宾】吴克忠:是的,银行毕竟只是,银行自己不能直接做LP,银行无非给你介绍哪些客户是有资金的客户,所以我觉得在中国银行会是一个比较好的资源,在短期来说,我觉得跟PE的相结合,实际上他也帮助银行找到,我们帮助什么样的企业去成长,有VC、PE投在前面,他资产有保障了,然后我银行就可以再投入资金,把企业发展,发展大了以后企业融到钱也可以把钱存在银行,同时银行在里面又找到更多的业务,像这种变成正向循环的过程,这是银行未来发展的方向,也是真正的帮助中国企业解决这种融资难的问题,所以中小企业为什么融资难,银行都去贷这些高资产的企业,所以银行为什么喜欢贷房地产?因为房地产是高资产,不需要现金流,只需要资产好就行了,但是真正企业的发展,还是应该跟这种资金相关,只有资金推动企业的增长,银行我觉得有这种能力,但是以前银行没有眼光。

【主持人】高林果:不能单纯看利益,还要看长远的价值。

【嘉宾】吴克忠:是,所以这是我们的想法,跟银行合作的初步想法。

【主持人】高林果:据我了解,其实优势资本在去年投资了有30个项目左右,涉及的资金也是达到了十几个亿,但是我大致的看了一下,按每个季度我们所投资项目的数量,还有投资的每个项目的金额来看,其实是呈现一个递减的趋势,这是不是说和当前的经济环境的低迷,或者融资难的问题是有关的?

理性投资 避开过热行业
【嘉宾】吴克忠:这个我觉得跟资金倒没有最大的关系,做基金管理的企业,它最大的一个资源不是资金有多少,或者能融多少资金,而它是不是有非常稳定的项目资源,专业化的网络化的系统化的项目资源,因为项目才是它最大的资源,而不是资金,资金只是一个工具而已,所以在这个方面,融资是最大的问题,相反项目这一块是比较大的问题,为什么?一方面就是说,现在越来越多的PE非专业的投资者在抢项目,而且价格越抬越高,所以我们去年感觉到,尽管二级市场在降温,但是VC、PE的市场,由于他们有个滞后的现象,他们都是前年去年融到资了,急着把钱投出去。

【主持人】高林果:其实二级市场的估值反而是降下来了,但是一级市场的。

【嘉宾】吴克忠:没有降,甚至还持平,甚至有些地方还往上走,是因为我觉得VC、PE大量出现10年和去年,所以他们融的资金就开始大量往上投,很多价格,比如我们谈下来9倍、7倍或者10倍,我们觉得比较合理的价格,现在有很多基金一进来,15倍、18倍,他觉得我跟二级市场还有差价,我就可以赚,他实际上这种现象我觉得非常不正常,所以由于这种原因,我们的确把我们速度降慢了,我们反而稍微冷静一下,我们去做,我们觉得最值得做的一些企业,所以我们避开一些沿海这些地方,向内地发展,避开热的行业,我们向比较冷的行业去发展,第二方面有经济方面的原因,经济因为去年在调整,大环境在调整,那我们也在思考,中国未来就国家在转型的时候,经济在转型的时候,什么行业,什么样的企业会是在这个转型过程当中最大的受益者,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看的比较多,但是相反,我们投的速度反而放慢了一些,这是主要的原因,但是总体上面来说,我们还是保持基本上一年大概20几家企业投资的。

【主持人】高林果:以上在当前这样的环境下,会不会觉得说今年或者今后的投资会更加的谨慎?

成为价值培养者或挖掘者
【嘉宾】吴克忠:对今年来说,我觉得中国现在经过,所以我觉得我们也在调整我们的方向,以前我们把自己更多定位,我们第一个定位叫价值发现站,银行帮我们做渠道,是项目发现,在项目上发现价值,现在我们不仅是价值发现,现在我们更需要做一个价值培养者,或者价值挖掘者。中国最大的机会是市场非常巨大,企业都非常小,所以如何把小企业培养成大企业,所以我觉得这里需要资金,我们更鼓励的,我们更多是如何培养一个公司跟资本市场对接,这是我们的一个方向,我觉得速度上面我们还是保持一个稳定的速度,不会加的很快,也不会放的很满,中国机会非常多,我们一些区域方向上面会做一些调整。

【主持人】高林果:去年“十二五”规划中提及的大力发展新兴产业,很多PE机构对于投资新兴产业也是热情高涨,与此相反是优势资本却对传统产业更加青睐,那您是怎么看待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这两者的未来的发展呢?

中国传统产业发展空间很大
【嘉宾】吴克忠:我觉得新兴产业讲究的是技术创新的机会,而传统产业里面我们最大的机会在什么地方?是模式创新,像新兴产业里面实际上中国七大新兴产业里面有真正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不多,非常少,中国很多技术是用人家的技术,太阳能很热的时候很多人觉得太阳能是新兴产业,是新兴产业,但是未必企业就是值得投资的企业,因为你并没有掌握最核心的技术,中国所有的做太阳能,只要有钱我只要能买到设备,我只要能买到原材料,我有市场我就可以做了,跟现在很多手机厂商是一样的,没什么门槛,这个产业很好。但未必是最大受益者,未来做大的未必是你,我们反而对新兴产业这一块的确比较谨慎,但是如果真的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我们进入投资,我们也投了一些这方面的企业。

【主持人】高林果:其实中国传统产业通过整合和管理模式的一些改变,反倒是机会确实是很大。

【嘉宾】吴克忠:中国我们觉得有第二种机会,中国传统产业的机会等于资源的重新配制,就是说我们叫做模式创新,所谓模式创新我们定义时讲,将原来放错地方人、财、物、资源,原来放错的地方我把它放在对的地方,实际上它就能创造巨大的价值,这就是资源的重新配制,将原来非常低效的配制变成高效的配制,包含农业,像我们说中国农业巨大机会,像技术创新这种机会很少,像袁隆平能够将原来一亩地600斤变成900斤,这种人才很少,这种技术也很少,这个是碰到的,很难去找到的,但是中国你把原来低效的资源把它进行重新整合变成高效资源这一块,这个比较多的,就比如我们种蔬菜,我们曾经投过种蔬菜的,农民种蔬菜一亩只能产1000多块钱一年,三次蔬菜,通过模式创新之后,他把大棚农业设施之后,渠道农业、品牌农业以后,他一年能种十次,

【主持人】高林果:及时通过改变,甚至像现在有机蔬菜,然后各种新兴的东西也出来了,其实这额外又扩大了收益的增长?

【嘉宾】吴克忠:所以这方面有很多,而且需求是刚性的需求,无非就是把原来的组织模式、资源模式把它重新配制,使原来1+1,通过我们整合以后,服务以后,我变成1+1=2,原来等于2,现在可能等于5,等于8,这种机会很多,在传统行业里面,所以我们觉得中国传统行业机会反而大于高科技产业机会。

【主持人】高林果:您这种看法还是蛮特别的。

【嘉宾】吴克忠:就像原来我们VC、PE,05年以前我们为什么VC、PE都投高科技,因为学美国的,因为美国都在高科技TMT,生物领域里面,美国是传统行业没机会了。

【主持人】高林果:因为太成熟了。

【嘉宾】吴克忠:传统行业已经是充分竞争了,每个行业都剩下两个巨头了,他拥有市场八九十的份额,IT新兴的产业他创造了巨大的机会。

【主持人】高林果:这在另外一个角度看也确实还是很有道理的。优势资本应该说也是连续多年被评为我们国内排名前十的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而且在2008年还被亚太峰会评为年度基金管理模式创新机构的称号,在这个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背景下能做到这点是非常不容易的,优势资本是怎么做到的。

【嘉宾】吴克忠:应该是这样说的,我们是很专业的价值发现,很专业的挖掘者。很多企业认为我拿到钱我就可以做大做强了,所以我们经常说一个企业家先要把自己的车修好,然后再寻求跟资本市场对接这样的机会,然后再加油,现在资本市场不缺油,加油站到处都有,问题你先把自己的车弄好,所以我们经常是把自己定位成,要发现一个好的企业以后,然后你把企业打造好,慢慢扶持这个企业跟资本市场对接,因为对接以后你可以源源不断的从资本市场拿到钱,所以这是我们一个观念,先打造资本市场的一个好车,再打造跟资本市场对接的一个接口,第三个再走资本市场。

【主持人】高林果:否则你注入的资金越多,反倒它这个公司散架的越快?

【嘉宾】吴克忠:有不少公司走上市路反而走垮掉了。

【主持人】高林果:反倒通过别的途径没准可以做大做强?

【嘉宾】吴克忠:他是因为什么?他可能基础还没达到,他要上资本市场反而把自己跑垮掉了,就像很多公司一上市,原来他认为自己很赚钱,但是一旦规范了以后,要交税,各种税都要完善,各种各样人才的引进人员的这种,几金五金都要交,企业负担很大,他原来盈利的,现在变成不盈利的,原来觉得我上市是为了,我上市的代价花出去了,但是我并没有得到上市的结果。

【主持人】高林果:他没有经验,他看到这么多钱反倒乱了。

企业走资本五大道
【嘉宾】吴克忠:是的,所以我们经常我们还要培养企业花钱能力,帮企业,你要走第一如何做大,第二是如何做强,我们叫企业走资本五大道,什么叫做资本五大道,第一是做大之道,你如何做大去营销,第二做强之道,如何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做大容易做强不容易,第三个是做快之道,中国最大的机会在快,你有资金以后怎么推动企业做快,现在规模大小关心不大,最重要是一个亿和十个亿企业我们觉得差不多,对未来来说,未来可能一千亿的企业,一个亿十个亿都在起跑点上面,一个亿企业跑的快很快超过十个亿,所以中国企业最大的机会在于做快之道,如何用资本市场做快,所以第四道我们叫做久之道,做快容易做久不容易,如何做的更长久,如何形成自己的品牌形成自己的渠道,中国很多企业对自己的产品有时候非常迷恋,技术,觉得我技术很好,经常用技术来说我这个企业,我说没有一个企业是靠一个产品打出来的,也没有一种产品没有一种技术能养企业一辈子,你说麦当劳,没有人说麦当劳好吃,但是麦当劳是全世界最大的餐馆,没有人说立顿红茶好喝,除了中国人,但是立顿红茶是全世界最大做茶,中国6万家企业的销售额加起来还不如它一家,这是什么?你千万不要追求好产品,好产品未必是好企业,除了做久之外,你还得要做好,如何做一个好的企业,而不仅仅是做一个好的产品,往往最好的产品未必是能做大的产品,做大的企业,就像餐馆,我们说一个餐馆越觉得它好吃它越不容易做大,我们经常吃一个餐馆,这个餐馆觉得很好吃,第一这个企业能做多长,可能明年就关门了,很多企业都是这样,因为过于不标准化了,做大的企业必须能够标准化,我觉得一个企业家也是这样,千万不要去迷恋于我的产品多好技术多好,技术都是一时的,重要对企业讲,如何想想短暂领先的产品技术能迅速转换成持久的品牌和渠道,这才是一个持续之道,做久之道,这也是我们优势资本在投资理念上跟其他基金不太一样的。

【主持人】高林果:那其实刚才所指的管理模式的创新是不是已经包含在刚才你说的那个?

内部机制建立模块化
【嘉宾】吴克忠:管理模式实际上我们对于内部的管理模式,刚才是我们投资的理念,管理模式这一块,我们的确跟其他地方不一样,其他地方非常依赖于某一个合伙人或者某一个投资经理,投资经理做的工作从发现项目找项目,项目完了以后进行投资,投资完了以后再服务再退出都是一个经理来做。

【主持人】高林果:一个公司的成败就决定在一到两个合伙人身上?

【嘉宾】吴克忠:是,我们建立的机制是把它模块化,就是一方面,我们做市场的归做市场,我们区域有13个区域的合伙人,他的工作,他不一定对投资非常专业,但是他对渠道非常了解。

【主持人】高林果:说起合伙人,我知道您的合伙人的设置很有意思,比如说西南合伙人,华北,然后按这样的区域来划分。

【嘉宾】吴克忠:按区域来划分,就是刚才我们所说的模块化,我们把它分成三块模块,一个是做市场的模块,第二个是做项目做投资的模块,我们讲做市场的模块叫发现项目,做投资的模块叫发现价值,最后一个模块是做服务的模块,我们说来挖掘和提升企业价值的模块,这三个模块我们把它分成三个团队来做,三个不同的团队,所以我们做区域的合伙人发现项目这个团队,我们有12个区域,然后这些合伙人他对投资不一定非常专业,但是经过最基本的训练,但是他不可能训练到我很多项目都能发现。

【主持人】高林果:但是他对这个区域很熟悉。

【嘉宾】吴克忠:是啊,这个就是我们项目渠道,所以我们从来没觉得我们缺项目,所以在第一块我们把渠道这块建立起来,各种各样行业,经过培养以后,也有做媒体的,原来做财经媒体的,像河南我们做财经媒体的,他的项目渠道就是非常的专业化的渠道,帮我们在建,这是一个方面。我们第二个模块,就是发现价值,就是投资团队,这个团队我们不要求他找项目,不需要找项目,时间不需要花在具体找项目渠道上面,就花在对项目把它分析深了,对市场进行分析,对容量分析,对核心价值分析,对商业模式分心,对增长和驱动力进行分析,就做这一块,这种方面很多我们都不需要去提,我们从来没有从其他基金挖人,大多数人都是我们大学毕业两年到三年左右,无论各种各样专业都有,我们拿来把他培训,给他大量的项目让他培训,让他学会怎么样去发现价值,怎么企业才是有价值的。

【主持人】高林果:这对于提升这个人自身的价值也是很好的。

【嘉宾】吴克忠:第三个模块就是做服务的模块,他做的工作不是分析怎么买企业,怎么投资企业,他关心的是怎么把企业卖出去,因为以后未来上市就会把企业卖出去,所以把企业怎么做好,他做的工作是比企业相对有经验一些,从投资转向做服务这一块,如何帮企业做大做强做快做久做好,这个路去走,如何跟资本市场对接这条路,合规性怎么做,价值性怎么做,这是第三个团队。

【主持人】高林果:其实近两年投资连锁零售服装品牌,对于VC、PE而言应该来说也是非常热的事情,我知道优势资本其实在投资零售这一块应该也是非常侧重和擅长的一个投资领域,比如您刚才提到对匹克这样一个投资,事实上包括其他的一些众多的服装品牌现在都有风投的身影,那您对于连锁零售这个行业未来发展是怎么看的?

连锁零售行业未来面临商业模式转型
【嘉宾】吴克忠:我们做任何一个产业投资市场的空间到底有多大,我觉得零售这个市场,跟13亿人口是直接相关的,这个市场毫无疑问是巨大的,所以到第一财经对话,刘永好他说他的农业企业做600亿销售额,他说有养鸡的养鸭做饲料的,他觉得很大了,的确我觉得非常的大,跟中国那些做一两个亿的,七八个亿的非常大的,我说刘总你要跟未来什么相比,第一跟美国现在的企业的地位这种企业它的销售额是多少不能相比,像家鸡在美国是119亿美金销售额,跟你600亿相比他是大你10几倍了,近20倍了。第二个跟中国未来20年以后,跟美国这样一个地位的企业在中国它的销售额一年多大,中国是美国人口的6倍,你的销售额,这是跟人相关的,你应该销售额差了6倍,以后同样像这样地位的中国企业,在中国是600多亿美金的销售额,你现在是600亿。

【主持人】高林果:只不过我们现在没有美国做的那么成熟。

【嘉宾】吴克忠:所以这个市场是非常巨大的,零售行业跟人相关的行业,我们非常巨大的行业,中国企业都是小企业,中国这个行业的确有非常大的机会,一个是现在这个行业是时候,为什么是现在可以进入?第二个为什么是你这个企业能做大,这时候我们想哪些企业是值得投资的企业,中国连锁企业,用连锁的方式扩张的机会很好,但是中国真正做连锁做大的企业基本上没有。

【主持人】高林果:没有行业巨头。

【嘉宾】吴克忠:没有非常大的。

【主持人】高林果:其实刘总的公司已经算是做的非常好的了。

【嘉宾】吴克忠:他这个属于产业里面做的非常好,连锁领域,中国很多连锁,你看很多做大像匹克,像泉州的很多企业,它做连锁加盟店为什么可以做,因为它是控制了产品,产品匹克品牌是我的,匹克的服装、鞋都是我的品牌,所以它能够控制终端。但是中国很多其他的,比如餐饮,有很多做其他的,服务业,比如说做洗脚的,做这种理发的美容的,咖啡馆,为什么都做不大,他是做服务的,服务的他没办法控制他的终端,没有核心的东西能控制他的终端,所以造成很多连锁企业家连锁连锁,既连又锁,是连而不锁,或者锁而不连,或者不连不锁,所以很多企业你看起来他扩张的很快,但是锁不住他,像十年前很多人说中国咖啡开几万家,的确现在几万家开出来了,但是没有一家做大的。

【主持人】高林果: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们女孩子,去美容美发店这样的连锁非常多,其实有的时候感觉这个地方和那个地方反倒是不一样的服务,就觉得差别很大。

【嘉宾】吴克忠:是,所以这块服务领域我觉得说,中国很多连锁加盟都没有做大,咖啡馆现在做大的也就几百家,两三百家,没有超过星巴克,星巴克为什么能够控制它的终端,因为它有核心的星巴克咖啡,星巴克咖啡,有星巴克咖啡控制它的整个终端,中国咖啡店,今年叫上岛咖啡人家来喝,喝完以后明天你改成夏岛咖啡,照样有人来喝,而且咖啡你原来供应,原来咖啡一公斤从你这儿买要80块钱,后面人家去批发可能就70块钱,人家后面想我为什么要加盟?名字换了我对客户有没有影响?该喝还是喝咖啡,第二个到这边产品我反而更便宜了,为什么要加盟,所以变成很多加盟连锁都做不大,所以加盟连锁这一块未来面临商业模式的转型,怎么控制你的终端这一块。

【主持人】高林果:那其实我知道的是我们一季度进入重庆设立了一支5亿元的创投基金,和之前不同的是应该说我们所投资的项目向前移了,这样子的话更专注于细分行业,其实项目的前移无疑会让这个风险更加大,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一种转型呢?

投资项目前移 专注细分行业
【嘉宾】吴克忠:实际上就是说现在VC、PE非常多的情况下,跟你竞价的情况下,很多企业家他会感觉非常好,他会觉得不愿意改变他的整个战略发展,所以我们觉得一个企业如果在PE如果跟别人拼价格,第二个是企业家拿到资金以后他未必按你的战略思路资本市场思路发展的话,这个企业未必最后能做大,所以我们就考虑一种,将这种投资逐渐往前移,作为一个方面,这个方面所以我们做了一些工作是以前的一些,我们可能是以前利润两三千万开始我们投资的对象,现在可能是利润刚刚开始盈利或者盈利几百万我们就开始投资,我觉得这种企业更有培养的潜力,而且它更愿意接受你的培养,这个是一个方面,我们把投资的阶段前移,所以我们在重庆今年在设立一个VC的一个基金,VC基金,我们PE基金和VC基金两个不同的模式去设立,PE基金我们是按区域来设立的,12个区来设立的,所以每一个区域的合伙人只要找各种各样的项目都可以,我们除了房地产和矿产不投,其他只要高速发展的我们都可以,所以我们有个标准,VC基金我们是按专业的,VC相对比较早期,早期需要对专业这块有更深的了解才能够配它,所以我们在重庆设立的一支现代服务业基金,西安可能会设立一个循环经济的一个基金,在安徽或者河南会设立一个新兴农业基金,新农业发展的基金,这些都是比较专业性的细分行业的基金,这个行业随着阶段前移,对专业性要求会越来越高,。

【主持人】高林果:也就是在选择中小企业的时候,做VC这一块更注重它的细分行业专业度的情况?

【嘉宾】吴克忠:对,实际上PE更多的是资本性,VC更多的是专业性。

【主持人】高林果:那要是把PE的那一套再搬到VC这一套是不太行的?

【嘉宾】吴克忠:有一定的区别,打个比喻,PE实际上更多是一种放大器,所以他是一个接力棒,第一级火箭,第二级火箭向上推,把他推上去,方向不会改变的,但是VC经常他是在很多方向上要去做选择,你可能这个方向要调整一下,商业模式需要调整一下,核心竞争力需要调整一下,这需要更多的。是这样的一个,这是最大的区别,团队上也会有不同,所以我们是专门建了VC团队来做这个事情。

【主持人】高林果:据了解优势资本由于我们非常优异的表现获得了美国50多家大型基金对冲基金的这样一个注资,创立了以拟上市企业为投资对象的这样一个上市基金公司,SPAC基金,SPAC其实对于国内的资本市场来说还属于比较新的金融基金工具,可否简单的跟我们介绍一下,预期一下SPAC未来在中国的这样一个发展?

SPAC基金在国内未来发展前景可观
【嘉宾】吴克忠:SPAC其实就解决刚才我们所说的这种,SPAC基金是在美国独创的,他的做法是有这种基金管理公司的人员,去设立一个空壳公司,所谓叫空头支票公司,把这个公司成立完以后,这个公司什么业务都没有,但是我募集一笔资金,可能一个亿两个亿美金的钱放在这个公司里面,然后把这个公司挂牌上市,因为这样就变成了这个公司是一个上市公司,所以二级市场可以投资你,通过IPO的方式,IPO的公司是没有业务的公司,然后把这个公司成立起来挂牌以后,然后我再用这个公司去投资和收购还没上市的企业,那这样的话等于二级市场企业通过空壳公司投资到一级市场取,把一级市场的公司跟这个公司合并起来,然后原来一级市场这个公司,已上市企业,股东就变成上市这个公司控股股东,然后原来的股东,原来投资者变成小股东,所以就实现了二级市场的投资者通过这种方式他投资了一级市场,所以这中间取得了很大的套利机会,所以这种机会就是将这种资源进行重新配制的过程,使二级市场的基金有投资一级市场已上市企业的机会,比较低的价格,在美国就是说,在两个阶段的时候都非常流行,第一阶段在英特尔高峰的时候,英特尔在99年2001年的时候,那时候很多人想投一级市场但是没机会,通过(7451)公司来投资,我们叫SPAC这种基金,第二个是08年开始,想投资中国的机会,投资中国海没上市企业这种机会,但是他们基金不能直接投,只能用这种方式去投,在美国这个方面做的比较成熟了,我们应该说比较早,也是算第一了。

【主持人】高林果:您属于创先河的第一个引品牌的人?

【嘉宾】吴克忠:把这个引中国来做,这个公司也做的比较成功,我觉得对中国的意义在什么地方?中国意义的确说,中国有很多这种资源是被错配的,所以如何以后降低这种二级市场的PE,同时把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直接的资源能对接起来,投资者的对接是最重要的对接,二级市场有投资一级市场基金,一级市场有投资二级市场的机会,以后变成套利的机会越来越少,这个市场就靠专业性了,靠发现项目的价值专业性,我觉得这个对中国市场,中国现在资本还非常不成熟,我觉得未来有这种机会,我觉得这个可能对中国来说可能要五年十年以后的事情。

【主持人】高林果:你现在已经开始做,而且做的还是比较成功的。

【嘉宾】吴克忠:这个我觉得作为我个人来说,是一种尝试,也是把一些金融工具我看能不能用到中国市场的这样一种尝试。

【主持人】高林果:其实这样听下来的话,其实对于中国的中小企业反倒是应该是推动作用还是蛮好的?

【嘉宾】吴克忠:对,所以这种实际上随着上市的资源越来越稀缺,所以这种方式我觉得以后可能会逐渐的多起来。

【主持人】高林果:讲的非常精彩,非常感谢今天吴总接受我们的采访。

> 往期回顾
全球市值最大银行,美国富... [详细]
据彭博最新公布的亿万富豪...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