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图片
文字实录
力合清源创投朱方:顺势而为 并购重组或成主流

 东方财富网的网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财智人生》,我是高林果。2011年中国概念股遭遇滑铁卢,海外资本市场降至冰点,国内资本市场疲软,中国企业IPO数量创下了自创业板开闸以来历史新低,面对利空环境,改变投资策略和寻求多元化退出途径成为VC、PE迫在眉睫解决的问题,在经历了几年狂热的全民投资热潮后,2012年VC、PE的发展将何去何从,今天我们就专访力合清源创投的董事长朱方先生。

【主持人】高林果:朱总您好。欢迎来到我们演播室作客。据了解,力合清源创投是从力合创投公司重新组建这么一个私募股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那么从国有控股的创投公司到民营创投机构的一个转变,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民营创投机构更灵活
【嘉宾】朱方:这个说来还是话很长,因为国有的风险投资基金也好,或者(0105)也好,机制实际上我个人认为相当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它不太适合做风险投资这件事情,为什么呢?因为国有机制在这里面有几个重要的问题,比如国有机制它的决策链条非常长,它要经过国资有关部门的审核批准,然后批准过程之前它要求审计评估等等,它的链条做的很长,风险投资呢往往是在很强烈的,很快的时间内要做决策,所以有的时候你决策机制长了进,进不去,别人决策机制比你快,人家进去了,出出不来,有的时候你觉得这个投资者有问题,企业有点出问题了,你说你要撤出来,撤出来呢往往你那时候有一些信息不对称的时候,你就会有很好的机会来撤,这时候觉得链条太长,等到你想撤出来的时候,那时候可能整个大家都看明白了,你就撤不出来了,所以实际上损失就比较大。第二个一个很主要的问题就是,国有的机制的激励机制跟不上,国有机制跟不上,你比如说我们这个同一个企业,可能原来原始投资只有几百万,300万左右,那么我最后上市以后可能给公司挣了2个亿,所以我们同行都老笑着问我,朱方你们这次能分多少钱,我说没有,一分钱没有,这样的话就变成什么?你很难维持团队,因为我们是一个市场经济中的竞争,你这个团队没有激励机制,别的团队有激励机制,那人才就往那边流动,所以你可以发现不单是我们,全国的国有的很多的好的风险投资基金,都是一个黄埔军校一样,为别人培养了很多优秀的人才,所以这个机制上还是有问题的。所以呢另外一个就是,我们作为一个长期的一个发展的风险投资基金,你大量的资金靠国家来不断的来投入,实际上也是很不现实的,所以我们后来就在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的支持下做了这样的一个改革,这样改革以后呢,应该说解放了我们的,大家的积极性就更强了,所以应该说是会有,一年多的时间表现还是不错的。

【主持人】高林果:更专业了?

【嘉宾】朱方:更专业了,更市场化了,然后大家更有更多的一些创业思想了。

【主持人】高林果:其实力合清源成立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但是在去年2011年被评为中国创投机构50强,而且还有就是2011中国先进制造业领域投资这一块的前十强,那其实这一成绩的取得应该是非常可喜可贺的,那我想知道就是力合清源创投这一块它的具体的竞争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

力合清源的核心竞争优势
【嘉宾】朱方:其实可以借着刚才话讲,首先机制改了,机制改了以后那么比如激励机制的建立,决策机制的建立,链条的缩短都使得我们力合清源应该有更好的发展的一个契机,另外还一个呢可以,应该说也很重要的,我们经过这个改革以后,实际上我们这个团队是整体从力合创投整体转移过来的,原班人马转过来的,我是做总经理,我的几个合伙人都是副总经理,我们是原班人马,实际上我们这有很多历史的沉积,所以我觉得客观的讲,它不是完全说这一年就创造这样的事情,历史沉积积蓄下来的,所以这样我觉得。第三个原因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给大家的教育就是说我们是创业的,我们不是一个现成的公司,我们工资水平比我们原来在创投几乎砍了一半大家还愿意做,为什么呢?你想想他的工资降低了一半他还愿意做,是因为有很好的激励机制,他感觉到他的未来很好。

【主持人】高林果:他通过努力他能够获得更多。

【嘉宾】朱方:在未来可以做的很好,所以我们一直强调我们一定是个创业的团队,虽然是个创投做创投的设计,但是我们自己要是个创业的团队,应该说你到我们现场可以去看看,我们的投资经理在各地跑的很凶,基本办公室你很少能见到我们人,我们合伙人要凑在一起开个会都要事先沟通很长时间。

【主持人】高林果:其实根据投中集团数据的统计,今年2月份整个VC、PE  这个投资市场,所披露的项目只有28起,其实无论是对于创业投资还是私募股权投资来说这个都是延续了1月份市场的低迷,那我想知道朱总对当前这样一个市场是怎么看的?

PE投资处于尴尬期
【嘉宾】朱方:我觉得应该从两面看,一面是好,一面是不好,那么好这一面呢可以说由于前段时间,特别是创业板估值过高,PE值到70到80,其实所有的专业人士都感觉是不正常的,大家都预期到创业板的价值要回归,要下来,这样一下来以后呢,实际上就对风险投资是有影响的,所以下来是好事,但是对投资的影响就必然会存在。我觉得我们现在经历一个尴尬期,这个所谓的时间的尴尬期是什么呢?是二级市场的价格已经大幅的下降了,从70、80个点到30个点,但是我们所谓的一级市场,股权投资市场,无论是VC还是PE并没有调整到位,所以估值还是非常高,这样就使得很多投资机构要审慎的来对待所投的项目,也是看上去好像现在速度放缓,原因之一。

【主持人】高林果:像当前的这种状况对于力合清源创投下一步的投资计划会产生影响吗?

【嘉宾】朱方:会啊,那肯定会产生影响。

【主持人】高林果:比如说你可以举个例子具体可以体现在哪些方面?

【嘉宾】朱方:具体的体现呢就是说,我们就更坚持我们原来的理念,我一直在讲我们力合清源的理念就是科技类成长期,那么科技类成长期的一个特点就是,第一科技类有相对的比较高的门槛,那么需要投资团队有更好的眼光,对科技项目的一个把握,那么成长期就是风险比较高的一个时期投入,特别是成长期的早期,那么就风险比较高,那么这个团队就要更好的更扎实的去做一些内功,做一些基本功,所以我们现在加强的就是对内功的训练,所以我们现在宁可大家多跑点路,多坐几趟飞机,然后把项目做的更踏实,调研的更清楚。

【主持人】高林果:去年是“十二五”规划的元年,国家也在大力倡导七大战略新兴产业,其实力合清源创投也是在去年正好是刚刚成立的,而且是以高科技成长企业为投资主要对象,那这样子说来,这是不是一个巧合呢?力合清源创投在未来新兴产业这块关注哪些板块?

关注科技领域 与新兴产业不谋而合
【嘉宾】朱方:应该说新兴产业这块,特别是原来国家其实长期的经济发展战略,特别是提出自主创新的理念以后,实际上这个对我们来讲,我们还是暗自高兴,因为我们一直从事在科技行业领域的,符合我们的一个投资方向,另外一个我们本身都是有很强的原来工程技术背景,比如说我自己在半导体行业也做了几十年,那么我在想,就是说如果我们的金融和科技很好的结合,那么对国家的自主创新的发展肯定有利,所以我们一直是本着这样一个理念去做的,我们可能比较关注多的一点是环保、IT  、新能源,这都是我们比较关注的,就是和技术领域更直观的一些东西,当然我们现在也开始关注什么物联网,什么这样的一些新的东西,我们的特点还一个特点,就是我们还没有完全走向非常专一的这种风险投资基金,因为最主要的原因,一个是根据我们自身的发展条件,就是我们原来力合创投本身发展过程中,是建立在为科技孵化器服务的一个基金,所以我们的面相对就比较宽,另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我们背靠着清华大学的很丰富的技术,专家库的资源,因为我们和清华自身优势,有些是我们自己专业我们有判断能力,另外不是我们专业我们可能一个电话打过去,我就可以找到这个行业里面比较权威的专家,所以我们相对来讲面做的就比较宽一点,因为我们不可能做到行行都是自己的专家,但是我们可以找到比较快的,或者比较贴近的找到这样的专家。

【主持人】高林果:目前像在这一块有没有说已经看中的,或者已经在投资的一些项目?

【嘉宾】朱方:有啊,你比如说我们现在,你看我们最近在投一个石油探测仪器的一个公司,那这个公司呢,以前我们国家在石油提取过程中的时候,是比较注意富矿,就是富的油田,希望能够喷油喷的最快多,但是对一些很薄的油层,或者储量很低的地方,那我们那时候应该说我们采油,或者我们的石油公司不够重视,但是现在石油价格越来越高,成本越来越高,大家就转过头来要把所有能采到的油都要采出来,那这个时候对井下的地质勘探和地层地貌的一些研究就变的更深入,那这个时候我们就投了这样一个科技的一个公司,那么这个公司恰恰它可能它很多方向都和我们清华大学的很多科研方向是非常吻合,然后他们就可以得到,比如他打一个斜井,这个斜井可能是需要有一个很好的导向,那么我们有很好的陀螺专业来定位,来帮他做,另外一个他要做一些微地质的地震,他制造一个微地质的爆破,来得到地下一些回波的反应,那这些拾振器什么这些探测,也是我们原来专业里经常做的一些科技研究,我们就可以把促进科技研究和我们投资项目结合起来,这样的话我们相信以后能够促进我们国家的自主创新方面的发展。

【主持人】高林果:那其实您刚才谈到这个对于很多VC、PE机构来说,一个是没有学术的背景,一个是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很难做到的。

【嘉宾】朱方:我们很幸运的是我们有这方面的一些特点,我们一直在强调,我们不是说想做中国最大的风险投资的一个基金,我们是希望能有专业的有特色的风险投资基金,这是现在我们这个团队奋斗的目标。

【主持人】高林果:随着中国经济的这样一个高速发展和产业的一个转型升级,那其实一些具有创新商业模式的一些中小企业比较受现在VC、PE的青睐,包括创业板的开启,其实这些中小企业提供了很多的机会,其实像我们力合清源创投和创新也是密不可分的,朱总对于中国企业的创新体制是有着怎么样的看法?

新兴模式仍有待探索
【嘉宾】朱方:关键问题说实在的,我思考很长时间,特别是我们创业板推出的时候,当时推出的时候,从我们的理解,我们希望这是对我们国家高科技企业发展的一个很好的促进,可是对有些人就说,我们创业板绝对不是高科技板,创业板是一个高成长板,是新模式的板,所以我特别希望就是说,我们投资行业也好,或者我们发展过程中,新兴模式要慎用这几个词,为什么呢?实际上模式这个东西哪些是新的哪些是旧的有的时候是看不清楚的,没法定。你比如说我很明显说,技术上的科技类的东西,比如半导体,半导体的制作,你是做90纳米的工艺65纳米的工艺还是35纳米工艺,它都有非常明确的量化的东西,可是你做新模式,哪些东西是新模式,哪些东西不是新模式,比如我们说做大型连锁的经营,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在很多行业出现一些连锁经营,大家说这个是不是新模式?我个人认为,这只是把现代化的经营手段挪过来,而不见得是新模式,为什么呢?因为大型连锁可口可乐麦当劳已经连锁了多少年了,对不对,全球都连锁,你比如说苹果,我们现在用的IPAD、Iphone,那么苹果它创造了一个新模式,苹果创造了一个IPAD,它创造了一个平台,所以苹果自己为自己的系统它不用着急去发展很多应用软件,现在全世界的各行各业人都想用它的平台,所以把它做成成千上万,多少万个应用软件都放到它这个平台上,那么苹果公司在发展的过程中就不用自己去发展这个,然后在分配的过程中它又创造了这个模式,可能开发的部分拿七成,他拿三成,改变了原来的模式。

【主持人】高林果:刚才像我们做的主要是高科技这一块,和创新这块应该是很密切的结合了。


【嘉宾】朱方:为什么我觉得高科技这块是和创新是一个,它的技术的发展就必然要求你不断的创新,你比如说我们计算机的速度,原来从286、386到现在的速度,现在速度你看,渐渐发展现在又到了一个瓶颈期,最近两三年之内我们计算机的速度发展相对来讲是不快的,这个大家来想怎么突破,我用一个CPU、两个个CPU不够了,我可能用四个CPU、八个CPU,用一百个CPU来做,这个时候可以把计算机的速度又提高到一个很高的,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说,科技事业的发展,它和创新是有一个天然的联系,所以这是它有魅力的地方,为什么大家一想到纳斯达克,总觉得这是一个高科技的板块,其实大家也知道,纳斯达克不完全是高科技的企业,还有其他的一些相对传统的一些行业,但是为什么大家这样想它呢,是因为在这个板块中出了很多高科技的公司。

【主持人】高林果:那对于创新型的或者高科技型的这样一些企业来说,决定他们企业成败的关键是什么?就是您在选择这些投资项目的时候,一般会怎么来评判它的这个团队?

选择投资项目注重“式”“人”“机遇”
【嘉宾】朱方:我自己总结是有三个事,一个就是式,这个式可以说是形式的式,一个是式,一个是人,一个是机遇,我觉得这个是很关键的,这个式包括什么呢?比如说他所从事的产业,他在产业中的位置,他在经济发展的形式,这些都有很多了。你比如说你这个事业这个行业够不够大,你这个行业是十个亿的行业,还是一百个亿的行业,还是一千个亿的行业,那么实际上对企业发展的空间就有影响,所以这就是说你首先要看企业发展的空间,它所在的行业。那么在这个式里面还可以体现  ?你在这个行业里面是龙头,你是还是跟着走的,这又表现出来,你这个行业里面的位置,这个我也是个式。还有一个式是经济形式,有的时候行业也很大,然后你又是龙头,但是这个市场没起来,这个大市没到,所以很多我们看到,特别是科技类的企业,新兴的科技类企业,很多先驱变成先烈,我觉得这就和式有很多关系。第二个就是人,人就是团队,大家一直讲投资就是投团队,某种程度上是对的。

【主持人】高林果:但是人这个其实是最难看的。

【嘉宾】朱方:对,最难看的,我们现在觉得,这个人你要看,第一他有没有一个团队,这个团队经过没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如果没有经过时间磨合的团队不叫团队,那真的经过一段时间磨合的团队才叫团队。第二团队有没有核心,它有没有几个核心人物,这也是很关键。第三个就是核心人物里面有没有一个两个的真正的核,真正的重要的这个领袖。最后我们觉得要有机遇,有时候投资要注意机遇,企业发展要注意机遇,要把握这个机遇,其实这个里面我们有经验也有教训,经验教训我们还是蛮多的。

【主持人】高林果:相比于去年中概股在美国频频遭遇狙击,其实今年龙年的刚开始,赴美IPO这个进程其实又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这样一个景象,那包括神州租车、唯品会,包括盛大文学、E传媒,其实这些公司现在都在开启赴美之旅,但是总结来看,这些公司作为消费类概念的公司,你对这个是怎么看?

中美资本市场有很大的差异
【嘉宾】朱方:其实这个可以看出来,就是中美的资本市场上的不同,有些企业,这些企业大部分可能在美国市场上,或者在海外市场上可以上市,但是在中国市场上上不了市,因为中国市场资本市场的一些规则,或者规定。有些我们的网络的一些公司,网购的一些公司,都是做了可能相当大的,可能七八个亿美金的产值,但是他没利润,这个在中国就上不了市,他只有到美国去上市。另外有些行业有些产业,你比如说文教方面的一些产业,我是从清华背景出来,我知道,国家有规定,特别是民办教育的一些规定是不允许盈利的,那你民办教育要想在中国上市那理论上是永远没有机会,在海外就有机会。从03年以后,我当时就是在开曼设立了一个清华力合国际投资公司,在开曼群岛,那时候开始注重在海外的投资,那么我们现在基本上都投在硅谷的一些高科技企业,我一直在呼吁,其实中国的投资的公司,如果有能力我觉得应该去那里找找机会,而且我们国家的一些政策应该也给我们投资人提供了一些这方面的机会,大家不要把想象中经过外管局、商务部的批准是一个多难的事情,其实不是这样的,只要你走合法的严格的渠道去走,实际上政府还是很支持的。所以我们前年我们投的一个项目,我们投的也不多了,几十万美金的项目,这个发展就非常好,所以我们也快有收获了。所以我在想,海外投资这个事情,或者海外上市的事情,应该是我们多重资本市场中的一环,这个环不要丢。

【主持人】高林果:还是以发展国内的为主?

【嘉宾】朱方:是。

【主持人】高林果:那力合清源创投现在有没有投资消费类概念的?

【嘉宾】朱方:现在有投。

【主持人】高林果:因为我看到我们还是说现在向多方面发展,除了高科技以外?

【嘉宾】朱方:对,我们现在总的,我们是尝试着投了一两个这个项目,现在只是尝试。

【主持人】高林果:其实近期很多业内人士也提出很多的VC、PE开始了解产业链的逻辑布局,您对于这个操作方式怎么看呢?

专业化的趋势发展是必然
【嘉宾】朱方:我非常认同我觉得以后的中国的VC和PE会形成一些专业的新的投资,比如说这个产业,现在专门投新能源,或者它专门投环保,或者专门投什么,现在逐渐有这个趋势,也会出现一些比较综合的,它各个方面都投的风险投资基金,风险投资的企业也好,我觉得这两个会同时存在,但是专业化的趋势发展,应该说是个必然的趋势,为什么呢?因为是个效率非常高的,我们现在实际也很重视这个问题,我们比如说我们在环保项目里,环保项目里我们注重投氮氧化物的去除,一般来讲大家很注意二氧化硫,大家说汽车尾气,大家都注意的是硫的排放,发电厂烧煤烧很多的这个东西,大家也基本上在考虑硫,但实际上随着我们在环保上的要求越来越高,最近中央政府都对氮氧化物,去硝酸跟氮氧化物的去除非常重视,我们就想方布局,在这整个链条里面我们投几个关键性的位置,这个好处在哪呢?就是说你想投一个企业,你不可能孤立的去观察这个企业,你必然要观察这个企业的整个行业,然后了解它整个行业的需求,它这个企业在这个行业中的位置,你花了很多的时间去调研这个行业,那么你只投了一个,你显然吃亏,成本很高,你如果把这个链条几个关键的都投了,那你会发现你的效率比较高。

【主持人】高林果:而且风险可能承担的也会小一些。

【嘉宾】朱方:对,而且有些上下额度关系,你把这个投了,它可能就是那个公司的供应商,或者就是那个公司的原料供应,所以也有很多好处,所以我们可以帮他们联络起来,把这个事情。

【主持人】高林果:那其实对于VC、PE来说应该说是,风险投资的这个退出在整个风险投资的体系当中还是处于核心的地位,但是相对来说,其实可以看到国内的风险投资退出的渠道还是比较狭窄的,那对于这个力合清源创投在未来,在这些方面会有一些突破吗?

并购重组的退出方式会成为主流
【嘉宾】朱方:我想会的,其实我们一直很重视,除了IPO以外,实际上我相信马上就会发生的事情,就逐渐的就是并购,就是整合并购的退出方式会成为主流,从个数上成为主流,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很多上市公司一上市以后都超募了,三个亿、五个亿、八个亿、十个亿,他们往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并购的公司,为什么呢?它大量的资产进来以后,使得它每股净收益变的很低,它原来可能没有那么多钱的时候,它的净收益就比较高,进来那么多钱如果创造不了利润创造不了产值,它的整个整体的指标,它的经营指标就下降很厉害,所以它们就会到处去找,找一个和它相关的企业,然后相关的企业就可以卖给它,使得它一年的年收益提高很多,利润提高很多,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推动力,另外一个企业不是说都适合上市的,有很多企业实际上在成长过程中会有一些我们称为硬伤,就是它不在适合上市了,那么这些企业,何乐不为,你卖给一些被上市公司定向增发也好,或者卖给它也好,或者换股也好,其实这是一个很好退出的机制,我们现在也在做这样的一些。

【主持人】高林果:因为对于中国来说,它这个特殊的国情,其实现在一年也就那么几百家能上市,但是VC、PE投资成千上万,所以它只能说寻求一些更多元化的方式。

【嘉宾】朱方:对,所以可以预见到,以后资本市场退出的模式中,我觉得并购和重组的退出的模式肯定是主流。

【主持人】高林果:那其实对于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来说,2012年其实是非常复杂的一年,大家的心情也是非常不一样,比如说在当前这种复杂的一个经济形式下,这其实对VC、PE来说是不是也是一个好的机会呢?

对中国的VC/PE发展充满信心
【嘉宾】朱方:当然是好机会,因为什么呢?实际上现在大家来讲,应该说对募资是一个不太好的年头,因为资金链比较紧张,或者大家考虑把钱包捂的紧紧,这个时候募资很难拿。但是实际上从投资来讲,应该来讲是个好机会,刚才我也讲过,我认为现在是个尴尬期,这尴尬期我认为还要持续差不多四到六个月,甚至更长一点,这个尴尬期是什么呢?就是二级市场对估值做了比较现实的调整,而一级市场由于前一段时间,我们很多的私募股权基金设立,手里拿了大把的钱,所以他们还是在争项目抢项目的时候,一级市场价格没降下来,没降下来的时候就变成一个尴尬期,那么这个尴尬期就使得一部分有眼光的,或者说有更长期发展的,或者更成熟的一些投资公司,它反而会放慢脚步,为什么呢?这种疯狂实际上是最后的疯狂,大家再这么抢下去,你上市以后你的PE  可能才20倍,你现在就花20倍进去,你还面临上得了,上不了,很长,有那么一年两年的路要走,实际上就会出现很多问题,所以我相信这是一个尴尬期,但是我认为中国这么大,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还是在全球是一个维持一个比较高速的发展,机会很多,所以我是相信,我对我们VC和PE发展充满信心,我觉得充满信心,这个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这个行业还是会做的非常好。

【主持人】高林果:谢谢朱总。

> 往期回顾
全球市值最大银行,美国富... [详细]
据彭博最新公布的亿万富豪...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