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图片
文字实录
开铂创投洪伟力:“韩流”入成都 首设人民币基金

  主持人:东方财富网的网友们大家好,欢迎进入我们的高端访谈节目—财智人生。在经历了2011年的全民PE疯狂之后,进入2012年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的热潮迅速降温。根据统计,到目前为止,2012年仅有8支基金成立。而随着中概股在美国屡屡遭到猎杀,赴美IPO的大门也暂时关闭,投资机构的退出渠道受阻。在目前偏冷的市场环境下,对于一些刚刚进入中国投资市场的机构而言,将面临着严峻的考验,被誉为暴利的中国VC、PE市场的春天就一去不复返了吗?今天我们就专访开铂创投的总经理洪伟利先生。

  东方财富网:洪总,很高兴您能接受我们这个节目的专访。因为我的了解开铂创投其实是去年1月份由韩国的产业银行和成都银科共同注资5亿元人民币成立的这么一支人民币的基金。其实回头我们来看VC和PE这个市场的话,大家相对都是在比如说长三角、珠三角甚至京津唐这些经济相对比较发达的地区,在这儿落脚,在这儿立足,而你们选择了西部这个重镇成都。当时是怎么一个考虑?

  看好成都未来投资前景

  嘉宾:首先很高兴今天跟东方财富网来做这个交流。首先我先来解释一下,我们并不是这个市场上的初来者,初来不管这个长三角、珠三角我们就杀到成都去,不是这样。KTB的背景是韩国最大的VC和PE,有31年的历史,1981年在韩国成立,是韩国历史上第一家VC,一直是在韩国VC界是龙头地位。在中国他是03年我们就进入中国,在上海、北京我们有两个代表处,之前我们用美元投资,投资了分众传媒、麦瑞医疗、巴黎春天百货等等,投了不少案子。到你刚才提到的去年年初,我们成立了一家我们在国内第一个人民币基金,这个确切说是中外合资的人民币基金,第一期是5个亿,中间有部分是成都政府,成都银科引导基金投的,还有是韩国最大的政策性银行韩国国开行,就是韩国产业银行,再加上韩国第二大的教师退休基金,这几家都是大的机构投资者,他们作为出资人设立的这个基金。

  选择成都是因为我们之前选的很多项目,无论是TMT的,还是做教育、医疗的,我们以长三角,以珠三角这边为主,其实大概四五年前差不多我就开始接触可能更多的,因为有些项目包括我个人以前的经历和内地,和中西部地区会有很多的关联,那么成立人民币基金的时候,我们事实上是和比如天津渤海、上海浦东新区、苏州工业园区等等很多引导基金都接触过,后来觉得我们既然在上海、北京都有一个点,都有办公室有分支机构,成都这里代表着中西部的一个相对的龙头,是一个未来投资不可忽略的一个重镇,但另一方面也是跟银科谈的比较好,我们成都政府这边也有不少熟悉的朋友,所以我们最后选择了在成都去设立这个基金。所以现在我们在成都也有一个办公室,我们也有六七个人的团队在那里。

  主持人:其实选择成都的话,让我马上想到在60年代的时候,大量的工厂成都西南边陲成为中国的一个三线的基地,其实无论从军工,从很多产业,半导体、电子其实是非常非常的发达。现在特别是一些军工企业,军转民了以后,其实里面蕴藏着非常多的机会。另外蜀地又是一个文化渊源非常深厚的地方,成都有比较强的高校和科研能力。其实我觉得你们这个选择应该是非常有前瞻性的一个做法。

  嘉宾:谢谢,你这个说的其实非常到位,你把我们当初选择跟成都合作的一大半理由已经都说出来了。的确他以前作为老三线的一些技术的基础,包括现在成都高新区,成都乃至整个四川,的确有实力的园区所定位的一些行业,在这个TMT,其实成都的TMT发展是非常好的,我们看到一些有创意的东西其实在成都孵化出来了。也包括刚才你讲的,因为我们自己是有优势,我们是有自己特色的,因为韩国有很多优势的行业,这个当中的资源是我们的一个相对优势,比如说消费电子,比如说也许是网游,也许是health care里面的一个分支,的确如此。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了就是说韩国的一些优势,比如说在消费电子,在网游等等这些方面的一些优势的话,我想KTB对这些产业的话应该是非常非常了解的。那么你们从03年进入中国,比如说象投资了分众传媒,像投资了巴黎春天等等,你们在中国选择投资的标的和投资项目的时候,怎么把韩国成功的经验移植到我们近邻的,在文化在很多方面渊源比较接近的东亚的同样的国家来呢?

  中国可以借鉴韩国产业的发展

  嘉宾:过去一些年在海外投行的工作,让我接触到一些这方面的信息,我发现其实韩国的一个产业的发展,在我们的经济发展大概早个十年二十年左右这么一个阶段,他其实同步性是蛮强的,也就是说他很多行业的此起彼伏的发展历程,是可能中国的一些行业正好可以去借鉴的,就是说四小龙的那些我们很多是有similarity。那么这个情况下,包括我的一些中国同事,我们会看到说韩国在一些优势的行业,我们耳熟能详的可能是消费电子,可能是网游,我们想的更多一点,可能是化妆品。

  主持人:汽车。

  嘉宾:这个可能在投资这个层面上,我们会非常的强调我们除了帮企业去在上市、资本运作、财务管理这些我认为比较通常的这些附加价值以外,我们能够在企业的战略、市场它的上游、下游,它的供应链,能够把我们在韩国的一些资源,也许这个资源是个技术,也许是一个市场前瞻的一个发展,这些东西能够去引过来,也许是帮这边的企业开拓了一个思路,也许是帮他指明了未来发展的方向之一,也许是实实在在的引进了一个上游的资源或者下游的一个客户,这个其实是我们一直在这样做的,我们虽然投的没有像IDG,像红杉那么多,但是我们投的一些企业,包括我们已经投过的,比如说学而思教育,因为韩国有非常类似的同样定位的这样的教育企业,也包括我们最近刚刚完成的一两单投资,也包括我们现在在看的,比如说刚才提到的整形美容医院,比如说齿科的连锁,这些方面我们的确是有比较独特的资源去希望带给我们去投资的企业。在投后,是实践这个理念的一个过程,如果说投前是一个层面,投后是一个层面的话,那我们会秉承刚才讲的这个理念,在投后去实实在在的把投前我们承诺过的一些东西去实践它,去帮到企业。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了韩国和中国的经济发展其实有很多趋同和相对比较同步的一些发展的脉络,就目前来看的话,您觉得比如说中国,我们不要泛指整个中国,比如说经济发达地区,长三角或者珠三角地区目前的话,我们和韩国的经济水平来相比的话,你觉得这个差距有多大?

  嘉宾:就我个人感觉来说,其实在有些行业已经差的是不大了,整体的比如说北上广深,无论是人均GDP甚至是物价,因为物价代表了我们产业链中间里的价格,这些可能都已经蛮大程度接轨了。

  主持人:蛮大程度接轨了。

  嘉宾:蛮大程度接轨了。那么有些地方比如说我们最近要投的项目,可能是芯片领域,韩国本身就有一定的技术优势的,我们有这方面的技术优势,我们在国内去看项目、选项目、判断项目,包括跟企业去谈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做一些更能够帮助他去锦上添花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这个结合点还是蛮多的。当然有些再举个例子,比如刚才讲的整形美容医院,在韩国我们知道是这个行业当中走在最前面的,甚至可以说是鼻祖。那么那里其实据我所知的,这个数字不一定正确,适龄的女性当中,或多或少做过整形或者美容的这个比例相当高,或许是20%,但是在中国可能是1%都还不到。

  主持人:对。

  嘉宾:更超前一些。文化影视行业也看得到类似的情况,你对艺人的包装,一些运作。

  主持人:商业推广。

  嘉宾:对对,这些他可能更有经验,也是我们这边可以去借鉴的。

  主持人:中国现在经济的发展方向我们也在转型中,传统产业向七大新兴产业进行这么一个转型,我看到你们也是关注于新兴产业、消费医疗、现代农业、先进制造业这些领域等等,也是未来你们投资的一个重点。那么带有前瞻性眼光我们去看的话,有没有目前韩国已经兴起发展中或者说正在走向成熟中的一些新型行业,未来可能成为中国的一个标的或者说在中国的话这个行业能带来一个蓬勃的发展,你们有没有这么一种思路,把目前韩国刚刚起来的,或者说已经在发展中的未来的话看中国这方面的一些趋势。

  嘉宾:我们在做这方面的一些研究,这个提的也非常好,但坦率说,如果是在韩国冒出来的,在那边可能发展的还不那么成熟的,对我们现在这边去看相应的标的企业可能稍微超前了一点,我们现在这个基金的定位投资还不是太早期的,我们还是以成长性投资为主,但是你刚才提的非常好,我们其实是会关注的,而且举个例子说,前段我们在韩国有看到在地铁里面,针对地铁的广告跟我们移动的电子商务去连接起来。

  主持人:这个怎么连接?

  嘉宾:有人可以做这个生意,我看到这边有一个地铁广告里面看到一个商品挺好的,我通过手机的一款应用,我现在就下一个单。某种意义上说是我通过手机和这个广告的一个连接而形成了一个类似于我在超市里面的一个购买。中国其实这个也会很快,类似于移动互联网的,电子商务的。

  主持人:我查了一个资料,到今天为止,目前成立的基金大概只有七八支,因为这个数字跟去年,跟前几年比的话,是有非常大的一个跌幅。那么这里面是不是意味着就是说在前两年这个行业蓬勃发展的时候,各路的人马拿着钱袋子都进来了,有的可能以前比如说是做农业的,炒资源的,炒煤的,炒矿的,都觉得这是个暴利行业都进来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从现在开始的话,这个行业可能新一轮的洗牌就要开始,那么真正未来只有这种有历史的,有实力的,特别是有专业的团队的这种机构才能活的下去?

  嘉宾:其实去年最热的时候,我相信这一天可能会很快就到来。很有可能今年会是一个洗牌的一个开始,或者洗牌已经开始了。但是这个也毫不奇怪,PE、VC虽然是做投资,你从某个角度可以认为它是对应于实业的,但是本身也逃不开利润跟成本,收益跟风险,做生意的一些基本的道理。所以它其实和二级市场,和我们投资的一些行业都一样,它本身都有曲线,都有curve,只不过也许有的波动大一些,有的波动小一些,有的小波动以后整体这根曲线还是向上的,有些可能大的拐点就来了,无非是如此。这个行业在过去一年多两年当中,经历了一个很多原因,我想最主要的是两个,一个是流动性的,尤其是存量流动性的一个泛滥。

  主持人:流动性泛滥。资金太多了。

  嘉宾:对。第二个是创业板推出以后造成的一个造福效应。

  主持人:造福效应。

  嘉宾:那么这两点是我觉得最重要的因素,导致的这个全民PE的这个产生。但很显然的,就像大多数行业二八道理是一样的,这个二八原则是一样的,你哪怕不是二八,那么你也不可能进这个行业去淘金的资金都能够获得一个合理的回报,必然就会有人亏损。所以这种情况的发生只是早晚的事情,是必然的。那么谁能够活下来呢,我想也不一定是新冒出来的这个品牌就没机会,也不是说老的品牌就一定能够永葆青春,还是说要看几点东西,第一还是对外来讲,能不能看到这个市场的机会,看到市场当中你要做成一单好的投资,难点究竟在哪里,是拼价格,是靠眼光去判断,还是说我能够给企业带来比以前一般财务投资者更多的价值。

  主持人:说到这儿的话我想插一句洪总,那么您在去选择项目和选择企业的时候,你的标准大概是怎么样?这个其实是我几乎见到所有的投资人我都会问大家同样的问题,回答是七奇八怪,各种各样的标的都有,我想了解一下。

  投资需要辩证的看人和事

  嘉宾:每个人根据自己的风格,比如说有的人看能看的特别准,那么他就以人,尤其是早期项目的时候,你总在几个或者若干个最有可能未来撞到十倍、百倍项目的这个领域当中去找,这个时候既然行业已经摆在那里,那么人就是你最重要的因素了。当然反过来我们也知道做投资其实如果说整个行业的大背景是不好的,我不是说一定是夕阳行业,夕阳行业可能也有朝阳的公司,就是说如果行业大背景不好,但这个企业家很好,这件事情也不见得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巴非特就有过比较明确的一个论断,所以我想在中国我只能说按经验来讲,我们对行业是需要非常认真的去把握的,行业的大背景了解清楚了,那么做这个投资的大概率你心里就有一个把握,否则有可能就是逆水行舟,但是光懂行业还不行,因为中国还有些特殊性,中国的整个市场经济的环境是不那么规范的,大家做事情有时候你要不打点擦边球可能就被你的竞争对手给干掉了。所以尤其在你初创之期很可能也不得不打点擦边球的,情况在变化,有的时候你就是看到的就是劣弊在去除良弊。那么这个时候企业家个人的能力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他能力强,有一些别人搞不定的东西他就能够搞定,所以你要我说的中肯而辩证的话,那么就是人和事,你要投的人和投的事儿都不能偏废,这句话本身不那么sexy,但是我相信每一个成熟的投资人在做投资的时候其实两边都是要看一看的。理论上说,人更重要还是事儿更重要,硅谷有很多理论文章、学术文章,分析到今天还没有人有一个定义。

  主持人:那么我们刚才谈到这个行业,你觉得首先行业是很重要的,人也是重要的,那么接下来我觉得具体的一些行业,未来你们投资的重点是在哪些方面?

  未来投资侧重大消费和新兴产业

  嘉宾:我跟团队讲也包括跟企业讲,我们的重点其实还是无外乎大消费和新兴产业,但我当中会有一些选择。大消费我给它定义是1+4,1就是你进一个大超市,你从一楼的化妆品卖的服装甚至内衣,一直到三楼的可能是调味品,所有这些商品的背后所代表的细分行业我都是感兴趣的。当然我会有重点,但是我只想说我们可以把思路理的更清楚的话,那么这个1就是一个大超市所代表的那些产品,那个4我是放了一个health care医疗服务,一个是教育,因为我们这方面也有很好的资源那么第三是可能是文化、旅游、媒体,可能体育健身,这个是一大块。第四大块是其它的一些现代服务业。刚才这么一个逻辑,其实是一个比较大的逻辑,把这个我们能看到的一些大消费、零售这个都一网打尽了,当然这个当中我们具体看项目的时候会有侧重。举个例子,比如说是农业,也在我这个框架当中,在我的逻辑当中,上游你比如说有机农产品,上游可能是要看天吃饭的,是农业行业投资的那些风险和他的特征,但是他的下游可能你要按奢侈品的方法去找客户,去建渠道,这个在我看来终端摆在那里了,它也是我的大消费投资的范畴。新兴产业当中,我们的重点国家定的是七个,我们相对偏重的是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和高端装备制造,在七个当中我们相对更加重视一些。

  主持人:以每一个VCPE每一个机构比如说投5—10个项目来讲的话,未来排着队在后边要想上市的企业的话有几万家。其实A股现在根据证监会每年大概就是200—300家上市,包括海外一些。现在看对于投资机构退出的这种方式,最好的当然是IPO,IPO的这种机会相对是比较有限的,未来对于大量的VCPE机构,肯定要找寻其它一种退出的方式,或者退出的机制。在这方面,根据您的经验,当然您的投资项目并不是很多,大家以后在退出这方面可能会往哪个方向走?比如说IPO受阻的话,股权的转让还是什么样?

  退出渠道未来需要多元化

  嘉宾:有一个趋势我觉得应该是明确的,就是未来退出渠道肯定会而且必须要多元化。

  主持人:对。

  嘉宾:那么我们看到除了主板、中小板跟创业板,原来新三板可能以后我们不提了,但是这个场外交易市场,中国的OTCBB会出来。

  主持人:对,一级半市场。

  嘉宾:中国的场外交易市场出来,我相信会容纳掉一部分的企业,当然那边的话不会非常容易的连续交易,但是我相信未来我自己是做中国的资本市场出身,所以二级市场我很熟悉,我相信未来的二级市场也会比现在要丰富、多元化。当然除了这块以外,我们可以看到的从技术手段来说应该有很多,你可能是上市公司的一个定向增发把它给收进去了,也许是这个其实已经发生了,也许你就直接卖给一个上市公司了,也许你转让给一家大的中国500强企业了,或者是被一家私人的财团他自己有很多新的节点,OK,他又把它给买掉了。这些我觉得在未来可能会看到,所以这个也决定了我觉得现在你做投资,还是要回到投资这个本源,为什么我说你最好不要拼价格,当然拼价格其实也是一种策略,对于有些机构来说,你表面上看到它拼价格,某些项目上拼价格,并不代表它所有的项目都用高的价格去投了,所以这些基金可能算总帐,还是有他可取的成功之处的,但是有些基金可能是内部机制的原因,他一直在那里拼价格,不以投资的本意去做投资,这个还是比较危险的。因为只要你投资的时候你是审慎的,用真正买方的理念去控制这个风险,想好未来这个企业若干年后他会有怎么样一个价值,那么那个价值或许没有达到今天主板、中小板甚至创业板的退出价值,但是他有其它的退出可能,那么这一单对你来说还是有意义的。

  主持人:春节过后我听到了一种是比较确定的,今年的经济不会太好,然后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的可能性,适度宽松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1月份CPI又创了一个新高。那么在您从做投资这个角度来讲的话,虽然现在可能在一级市场资金相对还是比较充沛的,因为现在一、二级市场完全是一种倒挂的一种情形,那么你觉得这个实体经济的增速的放缓,包括某些行业,某些企业所遇到的实际的困难,对于你们融资也好,对于你们在精选项目会带来哪些方面的影响?

  嘉宾:整体经济适度放缓,或者说如果是如我们监管当局调控者他现在所相信的软着陆,适当的可接受的放缓,比如说今年的GDP在8.5—8.8之间,比如说是如此,那么我觉得对PEVC这个行业会有一定影响,但是这个影响不会太大。融资会是难一些,投融缓退这四个环节,我觉得退反正如果还是按国内三个板,每年上市节奏,你刚才讲的两三百家。

  主持人:两三百家。

  嘉宾:我觉得大概率还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化,至少从目前来看是如此。

  主持人:不会有太大变化。

  嘉宾:那么融其实会困难一些,投的话其实是这样的,因为我们针对的是一盘大棋,它整体的一个趋势并不改当中的那些若干行业或者行业当中的细分行业的相对的快速发展,这点我觉得投资机会这个角度来说,和GDP整体放缓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冲突,就像08年底他是休克式、断崖式的下跌,某种意义上也会给某些类型的基金带来更多的机会,你可能这个时候做二级市场的,做的基金觉得机会就会好很多了。

  主持人:好很多了,机会来了。

  嘉宾:那个时候因为流动性的迅速注入,所以这段时间窗口其实很短,当年09年可能就一个季度的时间就过去了。

  主持人:就过去了。

  嘉宾:而且企业熬一熬,我估值那么低,我也不要你pipe的这个钱。相反现在可能倒是比如香港的股价,很多企业估值都很低的,相反pipe的机会可能比那个时候还多一些,窗口更长一点。

  主持人:洪总,今天我们谈话的最后一个问题,从在体制内包括监管机构,包括做投资,从内资到外资这么十多年一路走来的话,我相信您个人有自己的个非常坚定的一个投资的理念,能不能在这里跟广大投资者做一个分享?

  真心诚意对待所投企业

  嘉宾:如果说投资理念的话,我想这样说,首先一点最根本的一点是我会真心诚意去对待给我,给我们团队钱的LP,真心诚意去帮到我所投资的企业。说这个真心诚意这四个字,可能还跟有没有能力,有没有眼光去做到多好的案子还不一样,真心诚意是说我想我会坚守职业道德,这个市场也蛮乱的,尤其这两年来,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有一些基金成功了,但是他的成功可能用更加激进的办法,更加……

  主持人:特殊的手段。

  嘉宾:对,我想我可能比较谨慎,这个可能决定了我的一个风格,可能我会失去一些机会,但是我想尽量我也会从概率,从经验去判断,我们看到我觉得我自己判断它的收益风险比是比较高的,那我会毫不犹豫去做,但是如果说打擦边球打的太大了,或者是拿着LP的钱去做冒险。

  主持人:突破了您的一个边界。

  嘉宾:那我觉得我是会偏谨慎的,这个是第一点。第二点,我还是回到刚才说的,如果说现在这么一个PEVC市场虽然做的是买方的事情,但是这个两三年,事实上他已经成为一个卖方性质非常浓郁的这么一个行业,这就意味着拿着钱去投资的人,是需要去抢项目的,是要跟别人抢,把他挤掉,然后说我来投给你。这样一来,他跟我以前干过的投行就不一样,投行你使尽办法使尽招数,你把这单抢掉了我就能挣钱。但是这里就算抢到了,能不能挣钱还很难说。

  主持人:这很难,这个预期很长。

  嘉宾:对,因为抢到还意味着你还得投风险,把钱投进去你还要承担风险。所以我想作为一个基金的这个团队的总经理的这么一个角色,我想是应该用卖方的这么一种理念去市场当中去看项目,我们也要去抢项目,也要去抓项目。但是同时我们还得用买方的理念去控制风险,也就是关起门来和走到外面去,还是需要要把这两个东西给结合好。你跑到外面整天觉得老子天下第一,我就是有钱的,你这个好项目是不回来跟你走到一起去的。但是如果反过来,外面大家都很浮躁,都在抢,我里边不把功课给做好,我不把东西给看清楚了,这个我也不愿意干。

  主持人:好,谢谢。

  嘉宾:好,谢谢。

> 往期回顾
全球市值最大银行,美国富... [详细]
据彭博最新公布的亿万富豪... [详细]